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爱似烈酒封喉

145 强吻

爱似烈酒封喉 | 作者:桑榆未晚 | 更新时间:2018-05-23 13:38: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蚀骨甜宠钱袋子救赎自家爷们自家疼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顾梦晓诈尸还魂婚书中天王和风煦煦
许朔站在医院门口的一棵大树下,目送着薛淼的车远去,刚刚转身,就看到身后的莫婷,缓步走过来。

  他知道莫婷是莫兰的姐姐,虽然并不熟悉,还是微笑着颔首。

  “许警官,请留步。”

  莫婷开口叫住了许朔,“我们能谈谈么?”

  许朔停住脚步,转向莫婷。

  莫婷微笑道:“只是说一说我妹妹的事情。”

  许朔道:“好的。”

  莫婷踩着高跟鞋,笔挺地走在前面,去停车处取车,在一辆十分扎眼的玛莎拉蒂前停了下来,开了车门,手肘松松的扶着车门,转身笑的温柔和婉地看向许朔,“你开车了么?要不我载你?”

  许朔看了一眼那辆十分光鲜的车,甚至在周围还有人在拍照。

  “有开车,莫小姐您在前面就可以,我会跟着您。”

  莫婷耸了耸肩,已经抬步上了车,而许朔,到另外一侧,去取了自己的一辆车,虽然并不算是顶级车,只是一辆十五万的SUV,平时代步完全可以。

  莫婷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眼睛里露出不屑的目光。

  她查过,许朔家里现在因为父亲的生病住院,正需要一笔钱,恐怕到时候连这辆SUV都要当成二手车给卖掉了吧。

  许朔的车技很好,在莫婷的玛莎拉蒂在一个停车场停下车的时候,他也刚刚从停车库的入口处拿了号码。

  莫婷带着许朔来到的是一家奢华的西餐厅,经过一道旋转玻璃门,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过,当莫婷出现的时候,已经有服务生笑着迎上来,“莫小姐,您来了。”

  能看得出来,莫婷是常客。

  而面对莫婷身边的许朔,服务生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夹克休闲长裤,不是牌子的衣服,长得倒是不错,但是就凭着他穿着的这一套衣服,就注定了他连这里的最低消费标准都买不起。

  莫婷落座,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顺手点了几个,然后手指随意的轻叩着桌面,“再拿一瓶酒,白兰地吧。”

  “好的,您稍等马上就来。”

  服务生离开之后。莫婷抽出一张湿巾来在手指上细细的擦着,“这里的牛排十分美味,许先生可以尝尝。”

  许朔抬眸,“我是刚吃过午饭,所以不必,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莫婷摩挲了一下面前的餐具,微笑着,“我想要先问问,许先生对我妹妹的了解,你了解兰兰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脾性么?”

  许朔只是静静地看着莫婷,他知道莫婷并没有打算要他的回答。

  “兰兰从小就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她比我小近十四岁,当时我妈妈生下兰兰的时候,已经算是高龄产妇了,所以兰兰出生之后,就一直得到的是比我更加好的照顾。”

  莫婷低垂了一下眼睑,覆在眼睫上卷长的睫毛扑簌着。

  “所以,以至于成了她现在这种娇惯的性格,她身上穿的都是国际一流的大品牌的衣服,有一次她的同学送给她一条沙滩裙,是旅游的时候带回来的,结果她穿上第二天就过敏了,医生诊断是衣物过敏,”莫婷摇了摇头,“这种生活习惯,穿最好的。吃最好的,用最好的,不仅让她变得娇嫩,就连皮肤也变得这样娇嫩了,只要是那种几十块钱地摊货,她的皮肤就是可以很显然的验出来。”

  许朔的手指已经无意识的攥住了面前的水杯,“我尽我自己所能,给她最好的。”

  “最好的?”

  莫婷嗤了一声,口中报出了几个许朔或许都没有听过的大牌子。

  “就是兰兰身上的那条浅蓝的裙子,要一万三千块,之前曾经穿过的一件小吊带配上流苏夹克,还有马丁靴,一套下来要将将近十万块。都是全球限量的,在街上穿着绝对不会撞衫,就连最便宜的一件衬衫,也是要一千块钱以上,估计你一个月的工作就只够她买一件衬衫的吧。再不说一些护肤品和化妆品了……”

  莫婷十分是时机的住了嘴,看着许朔握着水杯的手,已经蹦起了青筋。

  她转身,从包里拿出来一个信封,顺便很随意地拨动了一下手机,将信封放在桌上,“这是我妈妈让我给你的。”

  这是说的真的,莫婷在早上出门的时候,母亲就把她叫到一边来,将这个装着支票的信封递给了她,“把那个警-察叫出来,这里面是一张五十万的支票。”

  莫婷用手指按在信封上,向对座的许朔推过去。

  许朔低垂着眼眸,看了一眼牛皮纸的信封。

  “许先生难道不打开看一眼么,”莫婷十分优雅的端起桌上的水,小口抿了一下,“听说许先生的父亲住院正好需要钱,也正在想办法令尊送到省医院里去治疗,如果有这样一大笔钱的话,那么就不用为此费心费力了。”

  许朔忽然冷笑了一声,抬头看着莫婷,“用钱来砸我?条件呢,离开莫兰?”

  服务生正好端上来菜,还特别开了酒,在高脚杯中倒入,目光瞥到桌上的一个信封,也没有多做停留,将菜品上来,便转身走了出去。

  “相信许先生是个明白人,以许先生的经济能力,五十万需要十年不吃不喝的去赚吧,据我所知,警察的工资……”

  “莫小姐,请你注意你的言辞,”许朔皱起眉,“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请不要诋毁我的职业。”

  “OK。”

  莫婷比了一个手势,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她拿着手机和钱包离开,来到后面的一个玻璃门后的盆栽后面,接通了电话。

  “妈,我正在和他谈,你放心,我绝对会做好这件事情的。”

  莫婷接过电话,又去了一趟洗手间,看着光亮的镜面之中她的白皙面色。补了一下妆,重新上了口红,唇上的颜色娇艳欲滴。

  等到莫婷重新回到餐桌旁边,在她对座的许朔的人,已经不见了。

  而原本莫婷放在床上的信封,也不见了。

  莫婷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笑意,果然如此,不过就是看中了钱,区区的五十万,就能将一个男人的爱情收买了,不过如此吧。

  一旁的服务生走过来,说:“莫小姐,刚才那位先生先离开了。”

  莫婷摇晃了一下手中的玻璃酒杯,亮眼色泽的酒液在杯底漾起波纹,她笑着看向垂手站在一旁的男服务生,指了指对面的杯子,“能麻烦将那套餐具撤下么?”

  “好的。”

  男服务生拿来餐盘将餐具收起来,但是刚刚倒了半杯的白兰地,刚才那位男顾客像是没有碰过……

  他询问的目光看向莫婷,莫婷卷了一下自己的发梢,“那个也倒掉。”

  那种底层的人,就算是靠近,都觉得污浊。

  也不知道为什么薛淼当时为什么会结交这种层次的人,而且莫兰又究竟是看上这种人什么,在她看来,毫无闪光,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

  ………………

  辛曼始终靠在车座上,看向车窗外。

  她能够察觉到身边的男人的视线放在她的身上,可是她偏偏不想转过头给他一个心有灵犀的对视。

  “我要回天海公寓。”

  辛曼认出在外面的路,是回橡树湾的路,便直接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说道。

  司机当然是听薛淼的了,从后视镜里看着自己老板没有什么反应,便没有改路线,依旧沿着原路线缓慢的行驶着。

  辛曼转过头来,这一次是面对薛淼,直接说:“我要回天海公寓。”

  薛淼安抚地说:“你现在需要休养,在橡树湾有人可以照……”

  不等薛淼说完,辛曼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薛淼,重复了一遍。“我要回天海公寓。”

  薛淼从辛曼的双眸里,看到了一丝执拗,就好像最开始,他并没有对她说理由就要分手的那个时候,紧紧的抱着他不松手,眼睛里也是同样能够透出的执拗。

  “回天海公寓。”

  得到了老板的指令,前面开车的司机便答了一声是,在前面的路口调转了方向。

  来到天海公寓,辛曼直接开车下去,薛淼也紧急的下了车,跟在她的身后。

  在一楼等电梯的,还有和辛曼住在同一层的一个阿姨,看见辛曼。又扫了一眼辛曼身边的这位高大英俊的男人,已经是一目了然的神色了。

  辛曼并没有多解释什么。

  电梯上升的那一股力量,让辛曼的头陡然间晕了一下,她抿了抿唇,扶着电梯墙壁,却已经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给揽在了怀中。

  一下电梯,薛淼便将她给抱了起来。

  辛曼蹙眉,“把我放下去,我能走。”

  薛淼的脚步并未减缓,脚步很稳,手臂的力量景辛曼稳稳地横抱着,“你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

  辛曼闭了闭眼睛。

  天海公寓里,一切如旧。

  薛淼推开房门,将辛曼放在床上,又俯身帮她脱去了鞋子。

  辛曼侧过身去,“我要休息了。”

  这句话,明摆着就是要送客的意思了。

  薛淼心里其实是痛了一下的,他有责怪自己,也有懊悔,其实,更早些的时候,他完全可以避免的。可是,却因为他的失误,而让辛曼痛苦了这样长的两个月,而且……让他失去了一个孩子。

  薛淼走到厨房里。帮辛曼倒了一杯水,看着透明玻璃水杯中的液体,深深的闭了闭眼睛。

  从厨房再走回房间里,辛曼仍旧是背对着薛淼的姿势,“曼曼,喝点水。”

  辛曼侧身背对着他,没有一点动作。

  薛淼便将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转身离开。

  辛曼在听见房门的医生轻微的咔嚓声,原本闭着眼睛陡然间睁开,眼眶有点红,将身上的被子拉上来盖住了面庞。

  ………………

  薛淼下了楼,在车里抽了两只烟,才终于踩下了油门。

  秦晋的电话已经回复过来了。

  “头儿。辛小姐这次提早结束旅行的行程,是因为在云南遇上了秦箫,然后将宁宁交给辛小姐带回了C市。”

  宁宁?

  薛淼微微簇起眉。

  刚才在房间里,并没有看到宁宁的身影,只听电话里的秦晋接着说:“因为今天辛小姐预约好了要做流产手术,所以就把宁宁送到了裴三少家里。”

  秦晋说完这话,心里都是一阵猛跳。

  哎,他好心换了避孕药,好不容易留住了头儿的一颗种子,却没有想到,还是让她给打掉了。

  他这个双面间谍,现在要不要去向辛曼嘘寒问暖一下啊?

  “好,我知道了。”薛淼说,“你……再帮我查一下……”

  他的话语忽然顿下。

  查什么?

  难道要告诉秦晋,让他查自己的身世么?

  已经过去了三十三年,他要怎么查,从哪里查?

  秦晋问:“头儿,您说要查什么?”

  “没什么,先不用了。”

  挂断电话,薛淼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然后俯身趴在方向盘上,陷入了沉思之中。

  二十分钟后,薛淼重新发动了车子,向着华苑的方向开去。

  ………………

  辛曼一觉醒来,外面的天色就已经黑了。

  她揉了一下太阳穴,摸到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惊觉,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竟然已经快八点半了,她需要去接宁宁!

  辛曼没有再做一丝一毫的停留,直接翻身下床,去洗了一把脸,打开卧房门走出去,竟然看见厨房里有隐约的一丁点亮光,还有一个黑影在摇晃着,映在玻璃上。

  辛曼直接转过身来,从茶几下面拿了一把水果刀。

  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正巧里面刺啦的爆炒声响起,她吓了一跳。就看见男人的背影,正站在流理台旁边,姿态娴熟的炒菜。

  薛淼在转身拿调味料瓶的时候,余光忽然扫到在门口站着的辛曼,眼睛里闪过一抹亮光,“你醒了?”

  辛曼面无表情,将水果刀顺手搁在冰箱上面,“你怎么还没走?”

  薛淼一边炒菜一边说:“我放心不下你一个人。”

  辛曼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对于薛淼这一句类似于表白的话,不置可否。

  放置在料理台上的不锈钢盆里,有一只正在腌渍的鸡,另外一边一个砂锅里传来咕嘟咕嘟的滚汤声,闻香味的话,应该是在炖牛腩。

  “我知道你喜欢吃辣,但是我特别咨询过医生,要最起码三周之后才能吃辣,所以做了一些粤菜,还有一个煲汤。”

  辛曼手指轻叩了一下冰箱门,“不用麻烦了,我现在要去裴三家里接宁宁。”

  说完,她就要转身,却听见从另外一间房里,忽然就跑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哈,我在这里!”

  宁宁直接扑过来,小脸笑的好像是一朵花似的。“曼曼阿姨,你肯定没有想到吧。”

  辛曼的确是没有想到,怎么也不会知道,薛淼竟然去裴三家里将宁宁给接了回来。

  宁宁侧身看了一眼厨房里面做菜的薛淼,薛淼微微点了点头,宁宁高兴地说:“曼曼阿姨,叔叔说了,要给你一个惊喜哦。”

  小小的丫头说话的时候,已经眯起眼睛,念了一连串的咒语,任是谁都听不明白的话,然后将一直都背在身后的小手,忽然就伸了过来,手中是一支拔掉了尖刺的玫瑰花,红艳艳的花瓣娇艳欲滴。

  “叔叔说要送给你哦。”

  辛曼愣忡了一下。

  宁宁又向前垫了垫脚尖,“曼曼阿姨,叔叔送给你的哦。”

  辛曼低头看着红的玫瑰,花瓣在她的瞳眸之中,一层层的绽放,最终盛开在心上。

  “好的,谢谢宁宁。”

  辛曼抬手收下了玫瑰,摸了摸宁宁的头,“乖孩子。”

  身后的薛淼,看着女人瘦弱的身影,白皙纤细的手指拿着一支玫瑰,这一刻,真的想要将她拥入怀中。

  哪怕,这一次换她将他狠狠的推开。

  辛曼找了一个花瓶,将玫瑰插进去,放在了窗台上。

  宁宁直拍手说:“好漂亮!曼曼阿姨就好像是玫瑰花一样漂亮!”

  辛曼忍不住笑,捏了捏宁宁娇嫩的小脸蛋,“你就是嘴甜,那要是我和你妈妈相比,谁漂亮呢?”

  宁宁皱了一下小鼻头,想了一下才说,“曼曼阿姨像是玫瑰花一样漂亮,我妈妈像是百合花一样漂亮。”

  这下,连厨房里的薛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宁宁,心思这么玲珑剔透。长大了很定也是了不得。

  辛曼这下也就不用去裴三家里接宁宁了,便安然在家里吃饭,宁宁或许真的是饿了,吃了两小碗饭,辛曼最后拦着才不让她继续吃,吃过饭之后,又专门拿了健胃消食片给她。

  宁宁揉了揉圆滚滚的肚皮,“因为叔叔做的饭好吃嘛,比我爸爸做的好吃。”

  “裴大哥还会做饭?”

  辛曼倒是挺新奇的。

  宁宁点了点头,“对啊,上次我爸爸炒了一个黑色的花生米,有点苦苦的。”

  辛曼:“……”

  那是炒糊了吧。

  宁宁晚上吃东西吃的太多,辛曼怕她过早的就睡觉消化不良。便拉着宁宁要出门去走走,薛淼说:“你在家里休息吧,我带着宁宁出去。”

  辛曼依旧弯腰从鞋柜里拿出一双舒适的平底鞋,“你不是把我看成是弱不禁风纸糊了的吧,连走路都走不得了。”

  她刚刚把白色的平底浅口鞋放在地上,薛淼就蹲了下来,抬起辛曼的一只脚,帮她穿上了鞋。

  辛曼眼中有微微的波动,说:“谢谢。”

  薛淼握住了她的手,“曼曼,跟我不用说谢谢。”

  楼下的小花园里,有两个也是同样四五岁的小孩子在玩耍,宁宁就好像找到了大部队一样,如同一只翩跹的花蝴蝶一样飞了过去,跟这两个小朋友一起玩跳房子。

  辛曼看着在地面上四四方方的格子,不禁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也曾经玩过这种跳房子的游戏,真的是记忆犹新。

  薛淼眸中满满的都是温柔缱绻的神色,“你在小时候,特别喜欢跳房子,你还记得么?”

  辛曼有点诧异的回头,片刻之后就想到,因为薛淼和宋南骁是同学,他会从宋南骁口中知道,也不足为奇。

  不过,薛淼并非是听说的,而是切切实实看到的。

  一个穿着白色裙子,扎着两个牛角辫的小女孩,脸上带着太阳花一般的笑容,一下子就把他这个曾经自视清高的少年的目光给吸引过去了。

  当时辛曼还小,和同龄的小伙伴们玩耍,伸出手,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你好,我叫辛曼。”

  ………………

  一直到十点半,宁宁才算是和几个小伙伴们告别,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累,叔叔抱!”

  辛曼原本想要让薛淼离开的。却没曾料想到,这个鬼丫头,还特别这样将薛淼给留了下来。

  宁宁也真的是玩的累了,辛曼给宁宁洗了澡,便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晚安吻。

  “曼曼阿姨,我妈妈明天能回来么?”

  辛曼知道宁宁这两天都没有见到爸爸妈妈,肯定是想念了,“明天阿姨带着你去找你爸爸好么?”

  “嗯,爸爸会带着我去找妈妈的。”

  宁宁听到辛曼这样肯定的回答,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辛曼轻手轻脚地从宁宁的房间里走出来,就看见在阳台上,正在打电话的男人的身影。

  薛淼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电话另外一端。是梅珏。

  “我过两天,需要带着阿衍回一趟梅家,正好你和辛曼的事情也解决了,公司里的事儿你盯着。”

  “梅家那边又给你打电话了?”

  “是的,”梅珏说,“已经再三催过了,昨儿个老爷子刚给我打了电话,呵,冠上梅这个姓氏,想要摘都摘不了了。”

  薛淼默了默。

  梅珏那边听起来像是有人在说话,“得了,话就说到这儿,等我从B市回来了再说。你赶紧去和辛曼温存吧,哦,不行,”他笑了一声,“你恐怕还要再忍八个月吧……”

  薛淼等到挂断电话,都在琢磨着梅珏这句话。

  八个月?

  什么意思?

  他转身从夜风微微凉的阳台上走出去,辛曼就靠在墙边,狭长的眼角轻挑了一下,“打完电话了,那就走吧,也实在是晚了。”

  薛淼眸光深深的看着辛曼,眸光深邃,似乎是潜藏着一片汪洋大海。

  辛曼换了睡衣。单薄的衣料很是清爽,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松松的挽了一个发髻。

  被薛淼这种目光看着有点不自在,辛曼便率先抬步,向玄关走去,已经先打开了门。

  这种送客的架势,再确切不过了。

  一片灯光下,男人的身影走来。

  在薛淼经过辛曼身边,辛曼觉得一股很强的压力压迫过来,不禁向后微微退了一小步。

  而就在此时,面前的男人忽然停了下来,就在辛曼面前。

  辛曼鼻息之间,窜入了很好闻的薄荷的须后水的味道,混杂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再见。”

  辛曼手扶住门框,正准备关门,面前的男人忽然出手搂住了她的腰,转身便护着她的后脑勺,将她压在了墙上上,激烈的吻倏然而至。

  辛曼猝不及防之下,便被堵住了唇。

  “咔啪”一声,因为辛曼身体的动作,将墙面上玄关处的灯,给按亮了。

  但是,薛淼没有停下来。

  他的唇舌带着热烈的温度,席卷着她的每一个细胞。

  勾勒出她漂亮的唇型,温热的呼吸绞缠在一起,他的手沿着她优美的腰线上移动,寂静的深夜,让人颤栗。

  在曾经要分开之前,她强吻过他,而现在呢,轮到他强吻她。

  就在呼吸喘息之间,两人都没有听到走廊上逐渐接近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清亮的声音从走廊上传了过来。
爱似烈酒封喉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aisiliejiufengh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汤勺重生之财源滚滚神秘老公不见面大丈夫阴司笔记妃常威武之医女逍遥命定缘深,何惧情浅校花的修真保镖一剑飞仙三世仙缘之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