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参天

第235节

参天 | 作者:风御九秋 | 更新时间:2020-02-14 17:52: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男妇疯子语卧牛真人独宠成婚落凤还巢超级穿越系统抓鬼娘娘的贴身电池狂奔小拖拉观相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史上第一祖师爷武神空间造化炼体决(东皇太一)最强抽奖系统诸葛孔明纵横异界大主宰天荒神域最强的系统龙武帝尊一品武神
  这金鼎庙并不难找,就在建康西行的官道上,在道路的北侧,孤零零的一座小庙,这庙可够小的,比他们当年住的土地庙还小,三间房舍大小的一处正殿,两间西厢,一个小门楼儿。

  门是关着的,庙周围有官兵环绕把守,这些官兵自然是朝廷派来的,有官兵把守不一定就与朝廷有关,也可能是朝廷派人来讨好金鼎庙,就如同那些江湖门派派人帮王叔看门儿是一个道理。

  这些官兵自然拦不住南风,但南风也没有硬闯,他来这里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纯属好奇,不怕事儿倒是真的,但也没必要到处惹事儿。

  自远处看了几眼那金鼎庙,南风步行进城,此时已经快到中午了,街上到处都是人。

  他之前曾经多次路过建康,却从未似这般进城闲逛,建康比他想象的还要繁华,吃食用物丰盈齐备,价格也不高,日子越好过的地方,东西就越便宜。

  中途遇到酒肆,就进去吃饭,正所谓兵贵神速,不动手则以,一旦动手,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几个门派都跑上一遍,得先吃点东西,做好准备。

  世道不太平,带兵器的人并不少见,但南风进门之后还是引起了不少食客的注意,转念一想方才明白过来,他此时穿的是道袍,这年头江湖中人多的是,连打家劫舍的强盗都是江湖中人,但道士就相对少见了。

  在他进来之前有两桌江湖中人在大吹牛皮,见他进来,便不说了,当是担心引起他的反感,惹出乱子。

  既然被他人注意,想要探听什么消息就不太可能了,叫了碗面,吃了,又让伙计包了几个烧饼留着当干粮。

  出门之后一边闲逛,一边循着黄纸上的线索,很快找到了位于东城的八通镖局。

  八通镖局西面不远处就是大理寺,与八通镖局一主两副,宽过五丈的黄铜大门相比,大理寺的两丈朱门着实寒酸,不看别的,只看大门就知道这八通镖局大有实力。

  门口有两个看门儿的壮汉,挎着刀,见南风驻足打量,便出言询问,“小道长,有什么事吗?”

  正所谓恶拳不打笑脸人,对方言语还算礼貌,南风就没有立刻发难,继续剥吃着路上买来的荔枝,“林蓝平是住这里不?”

  那人之所以冲南风礼貌,是因为他是道士,不久之前太清宗把无常寺的印光给绑到建康,借请罪之名搞了一出儿示威逼宫,事情发生之后,各门各派对道人都多了几分畏惧,若无必要,都不去招惹他们,见南风指名道姓,那人好生不满,言语便不那么客气了,“你寻我家总镖头作甚?”

  “我来给他送东西。”南风说道。

  “送甚么?”那人追问。

  “送葬。”南风笑道。

  那两个看门之人闻言面色剧变,其中一人噌地拔出刀来,另外一人急忙拦住了他,低声说话,让他进去通告主事之人。

  南风也没有急于动手,之所以没有急着动手也不是遵循什么江湖规矩,江湖他都不放在眼里,更不会在乎那些虚伪的规矩了,江湖规矩还不让以多欺少呢,也不影响那数百人对他围攻。

  没动手是因为买的荔枝还没吃完,他生在北方,很少见到这种水果,香甜糯滑,当真好吃,不过此物不耐储藏,自凉水里捞出来,就得尽快吃了。

  便是嘴里吃着东西,南风也没闲着,冲那守门的人问道,“喂,蓝灵儿气死没有?”

  那人自不会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皱眉说道,“小道人,你是哪一派门下?”

  “我是个野道,无门无派。”南风笑道。

  那守门之人也有几分善心,见他这般说,好言劝道,“你快些走吧,莫要受人利用,枉送了性命。”

  在世为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南风无有固定原则,遵循的是投桃报李,说白了就是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见那人不坏,便笑道,“一会儿动起手来,你跑远一点。”

  言罢,见附近有路过的行人驻足旁观,便转身瞪眼,“没见过踢场子的吗?滚一边儿去。”

  人有诸多劣习,喜欢看热闹就是其中之一,南风这一嗓子不但没将那些人驱走,反而招来了更多的路人,除了路人,西侧大理寺门口的官差也纷纷向此处张望。

  镖局大门是开着的,眼见里面气势汹汹的走出一群镖师,南风加快速度,将剩下的那几个荔枝也吃了。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守门之人急劝。

  南风吐出嘴里的果核,拍了拍手,“我一会儿要把大门给拆了,你离远一点。”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前来寻死?”有镖师在里面边走边吆喝。

  “我。”南风右行几步,冲里面招手,那一行镖师共有十几人,先前吆喝的不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镖师,应该是个头目,能当上头目的人,都不是咋咋呼呼吆三喝四的人。

  南风一招手,镖师立刻加速,向他冲了过来。

  不过不是所有镖师都冲了过来,领头的那个没有冲过来,不但没冲过来,还站住了。

  当日局面混乱,南风也记不全那些围攻他的人都是什么长相,不过止步不前的那个镖师头目应该有份参与,此人想必是认出了他,不敢往外走了。

  那头目认得他,另外那些镖师也不认得,急冲而至,抽刀拔剑,就要动手。

  南风并未急于拔出背后长剑,而是侧身抬手,“等等。”

  见他这般,众人以为他怕了,便没有立刻上来打杀。

  “你们应该先问问我,为什么找上门来?”南风高声说道。

  自不会有人问,南风也没指望他们会问,提气发声,自报家门,“我叫南风,北国人,不久之前林蓝平伙同江湖贼寇数百,于凤鸣山前围攻于我,我这次过来是来寻仇的,我的仇人是林蓝平,与你们无关,倘若你们冲我动手,我也不介意多杀几个。”

  此时周围有大量路人围观,南风是故意说出缘由,以此羞辱八通镖局。

  众人本不认识南风,他一说,众人认识了,当日在凤鸣山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有耳闻,只是不知道当事之人是谁。

  心中惶恐,便左右环视,试图寻头目拿主意,左右不见,一回头,却发现头目愣在了院子里。

  不消说,来人没说假话,真是正主儿。

  众人并不了解南风,实则他们也不需要了解,只要知道南风是个不重身份,喜欢与“弱者”一般见识的洞渊高手就足够他们害怕退缩了。

  吓退众人,南风面色转阴,沉声说道,“让林蓝平滚出来!”

  言罢,无人接话。

  “再不出来,我就拆了八通镖局的招牌。”南风提气发声。

  此番发声是以紫气助力,四面回声,延扩全城。

  这些镖师修为平平,声浪所至,心慌气短,急忙回头,看向院内头目。

  那头目当日有份参与围攻南风,见识过他的狠辣,眼下众目睽睽,他也想鼓起勇气出来应付场面,但一鼓再鼓,终究不得硬气,满脑子都是当日所见到的碎尸和鲜血,此时出来,一定会死,没有万一,没有或许,还是别出来了。

  不见回应,南风也不磨蹭,心念闪动,意达丹田,灵气左右双出,分注双臂遥攻出掌,将左右门垛尽数击毁。

  门柱既毁,沉重的大门连同上部的门楼立刻歪斜倾倒,众镖师见势不好,急忙抱头闪躲。

  在大门倾倒的同时,南风纵身跃起,摘下了门楼上的牌匾,牌匾铜质镀金,八通镖局四个大字金光闪闪。

  这四个字文风偏柔,不似出自武人之手,看落款,竟是梁帝题字。

  大门倾倒,巨响轰隆,地面震动,烟尘骤起。

  “好。”周围传来了叫好声。

  南风皱眉回头,这些叫好之人可不是站在他这一边的,看热闹的人没有立场,谁死谁活他们不在乎,事儿闹的越大他们越开心。

  这匾额南风本想出手毁去,转念一想,毁了没用,他们可以再铸一面,对于一个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不管给予怎样的报复都不过分。

  借着遮眼烟尘,南风开始解腰绳儿,等到尘埃落定,他已经提上了裤子,众人虽然不曾看到细节,却都知道他往匾额上撒尿了,又有好事之人叫好。

  “林蓝平率领数百贼寇围攻于我,卑鄙小人,遗臭万年。”南风言罢,闪身而入。

  不过他没进去杀人,而是拿住了那个吓的魂不附体的头目,“林蓝平在哪儿?”

  “不,不,不在这里。”人没有不怕死的。

  “在白鹤山庄?”南风手上用力。

  那头目见他用力,以为他要痛下杀手,急求饶命,“不不不,小姐在海滨别院养伤,总镖头没在那里,他去了绝天岭。”

  “绝天岭在哪儿?”南风追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头目急切告饶,“我当日只在外围,没有参与……”

  不等此人说完,南风忽然想起一事,急忙甩开此人,吹响呼哨……

第三百五十五章 霉星高照

  吹罢呼哨,南风歪头看向那摔倒一旁的头目,“他走了几日了?”

  那头目不敢不答,“当有三四天了。”

  南风没有再问,踏地借力,提气拔高。

  眼见南风要走,一干大理寺官兵自下方鼓噪,“快抓住他,莫要走脱了匪人!”

  南风本欲西掠与八爷会合,听得鼓噪,好生心烦,急止去势,敛气下落。

  自大理寺附近动手,官兵不敢上前阻止,事后便想装装样子挽回点颜面,未曾想南风连这最后的颜面都不给他们留,竟然下来了。

  面子和性命相比,还是性命比较重要,眼见南风下落,一干官差狼狈的逃回了大理寺,街道各处传来嘲笑一片。

  南风自不会杀进大理寺,吓跑那些鼓噪的官兵再度跃起,自城池上空疾速西行。

  行不多远,八爷来到,俯冲接了南风,引颈攀升。

  南风往西北方向指了指,八爷会意,到得高空,往西北方向振翅飞翔。

  “飞快些。”南风催促。

  这种简单的言语八爷还是听得懂的,闻言再度向上攀升,借着高空气流疾飞西北。

  他之所以这般急切,是想起了绝天岭是何所在,当日王仲夫妇在西南蛮荒被自爆的水雷炸死,诸葛婵娟带了骨灰北上安葬,事后告知他那段时间她在绝天岭守孝,由此可见那绝天岭极有可能就是王仲夫妇生前的住处。

  林蓝平往那里去,自然不是祭拜王仲,在与诸葛婵娟闹翻之前,二人曾经同行多日,加之麒麟镇一事,他与诸葛婵娟的关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外人并不知道他们已经闹翻,林蓝平往绝天岭去,很可能是想拿住诸葛婵娟,逼他说出龟甲天书。

  诸葛婵娟不过洞玄修为,自然不是林蓝平的对手,得尽快赶去援救。

  不久之前他曾在凤鸣山下遇到过诸葛婵娟,诸葛婵娟是跟踪元安宁到那里的,在见到他与元安宁相携下山之后,独自赶着马车离开了,并没有过去与他说话,在此之前诸葛婵娟已经误会了他,再见到二人相携下山,怕是误会的越发严重。

  诸葛婵娟是不是误会了他,此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诸葛婵娟驾车离开的时间,诸葛婵娟走后,他自凤鸣山外滞留了一个对时,随后去了兽人谷,又自兽人谷去了交州,自交州耽搁了几天,随后又带着天启子北上,安顿天启子之前又耽搁了数日。

  屈指一算,诸葛婵娟离开凤鸣山至少也有七八天了,若是中途不曾耽搁,诸葛婵娟此时应该已经回到了绝天岭,若是林蓝平等人赶去,就可能将其堵在那里。

  便是心急如焚,也不曾失去冷静,眼下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做,第一件就是对那头目的话进行确认,没有能够直接确认的方法,只能间接确认,林蓝平是梁国人,往西魏去,应该不会孤身前往,极有可能带上帮手,他自然不会带那些酒囊饭袋,便是拉帮结伙儿,也会找那些渡过天劫的紫气高手。

  当日有份围攻他的那些梁国武人中有几个居山修为的武人,林蓝平最有可能与他们同往。

  其中一个居山高手名为沈传虎,为飞鹰门的门主,这飞鹰门就在北面三百里外,可以顺路去那里走一遭。

  第二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他只知道大致方位,并不知道绝天岭具体在哪儿,得找人打听。

  不多时,到得飞鹰门上空,这时候很多江湖门派都是占山为王的贼寇,这飞鹰门就是其一,位于一处地势险恶的山峰半腰。

  纵身跃下,踹飞大门,砍翻几个,拿住头目逼问沈传虎的下落,那人耍狠不说,五指用力,抓断手臂,这才说了,三日之前与林蓝平等人离山,至今未归,去处不明。

  再问“等人”都有谁,那人回答男女三人,只认得高帮主,另外两个不认得。

  当日围攻他的那些居山高手中的确有个姓高的,再问另外二人样貌,那人说了,南风听罢眉头微皱,其中一人正是当日围攻他的紫气高手,但那个背着药箱的年轻女子他却不认得。

  当日共有六个紫气高手联手攻他,那天墨子被他打杀了,用袖箭的驴脸老者便是没死,此时应该也在卧床养伤,青阳观另外一个紫气道人有没有参与此事不得而知,目前已知的紫气高手就有三个,诸葛婵娟那点修为,一个都应付不了,更别说三个了。

  此外,那个年轻女子既然背着药箱,无疑是精通医术之人,林蓝平等人自然知道诸葛婵娟是王仲弟子,精擅用毒,担心中毒,连解毒的大夫都带上了。
参天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can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一路烦花月间的哞哞过妻不候胖哥女总裁的修仙高手大道朝天恩很宅七月掌纹御天暗黑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