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道君

第一三六八章 敲山震虎

道君 | 作者:跃千愁 | 更新时间:2019-01-18 00:36: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月满满秦节节搞定你只是一场意外桃桃一轮顾宛生为凡花纨绔公子独爱妻邪王绝宠蛇蝎嫡妃夜悠巴特拉七世
  而之所以要做好提前撤离的准备,是要避免蓝明有失,现在的蓝明还不能落在九圣的手中。

  凭诸葛迟的实力,出点什么意外的话,缥缈阁也拿不住,除非九圣亲临。而书信往来要时间,九圣没那么快到,何况他还安排了晏逐天接应,不在监控下的蓝明却容易遭遇危险。

  蓝明一旦落网,邵平波就麻烦了,邵平波一出事,贾无群就得暴露。

  层层保护下,他牛有道要出事也是最后被查到的。

  当然,也可以将蓝明给灭口,可蓝明那边究竟有多少人知道蓝明和邵平波的事还不清楚,不好妄动。

  他现在就是要把蓝明给逼走,蓝明一逃,蓝明那边的状况他大概也就明晰了,参与了秘密并知情的人都得跑人。

  云姬嗯了声,转身执行去了。

  旁听的海无极目光闪烁,目送了云姬离去,目光再回到对面的牛有道身上,只见徐徐落子的牛有道问:“陛下的儿子若行谋逆之举,陛下可会饶过?”

  海无极略默,此时此刻也无虚再矫情什么,捻子落下一枚,“杀无赦!”

  牛有道哈哈笑道:“是啊,陛下都能看明白的事情,那些门派中人却畏首畏尾的,实在是可笑至极。”

  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百川谷岂能不知,问题是百川谷弄死了蓝道临儿子的话,回头怎么办?那毕竟是蓝道临的儿子,若是弟子什么的还好说一些,牵涉到骨肉之情,百川谷想不忌惮都难。

  到底在弄什么,海无极不清楚,终究还是忍不住试探道:“先生究竟在让诸葛办什么事?”

  牛有道:“诸葛迟回来后瞒着陛下的可能性不大。”言下之意是你回头问诸葛迟去。

  听这么一说,海无极暗暗松了口气,还能让自己见诸葛迟,应该没打算杀自己,又奉陪着落下一子。

  谁知牛有道又给他来了句心惊肉跳的,“陛下觉得我该不该杀你?”

  海无极心弦一绷,观察对方,然对方心平气和,看不出任何端倪,喉结动了动道:“先生留着我的意思不就是为了钳制诸葛迟么?”他在提醒,杀了我,诸葛迟恐怕就失去了控制。

  牛有道微笑:“你倒是个明白人。可陛下让我很不放心。”

  海无极:“先生为刀俎,我为鱼肉,有何不放心?”

  牛有道:“陛下想复国,我不反对,可要分是在谁的天下复国,是九圣的天下还是我等的天下。”

  海无极:“事到如今,先生难道还不相信我么,别无去处,自然是誓死追随先生等人!”

  牛有道轻轻落子,“只怕未必吧?”

  海无极:“绝无二心!”

  牛有道:“九圣的天下,八件镇国神器乃立国之本,陛下死攥着星辰令不放,也就是所谓的商令,是何居心?倘若是一个随时可能会出卖我的诸葛迟,留着何用?”

  海无极心中咯噔一下,明白了,就说这种人物怎么会有闲心跟自己下棋,原来是冲赵国的镇国神器来的。

  让他交出星辰令绝对是个艰难的选择,犹豫再三后,回道:“待诸葛迟平安归来,我愿将商令交予先生。”

  牛有道指了指棋盘,示意他下棋,“诸葛迟回来又如何,不回来又如何,回来了,我若不守信,你们也活不了。我这人不喜欢打打杀杀,可也最是讨厌墙头草,我不愿强人所难,这下棋就是一个抉择的过程,走完了,也就见到结果了。”

  海无极目光落在棋盘上,明白了,人家只给他这一局的考虑时间,人僵在了那。

  咚咚!牛有道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陛下,该你落子了。”

  海无极抬眼看向他,艰难道:“愿将商令献于先生!”

  牛有道笑了,抬了抬下巴,“不急,先下棋!”

  海无极提子缓缓落下,可谓满嘴苦涩,从未想过自己会在这种轻松环境下将赵国镇国神器给交出去,人家稳坐不动轻言细语间就轻飘飘把自己的至宝给夺去了,心中的苦涩更是难言。

  回来后的云姬听到了后面的谈话,心里也在嘀咕,我说怎么有闲心跑来陪一个废帝下棋,敢情是要抢人家手上的宝贝,还抢的这么斯文,吃相倒是不错。

  一局结束,牛有道起身了,“陛下承让了,累了,我先去歇着了。”转身离去之际给了云姬一个眼色。

  也的确是承让了,或者说海无极的心思根本不在棋盘上,输的很惨。

  海无极起身了,拱手相送,之后在云姬的询问下说出了秘藏星辰令的地方。

  小半天后,云姬外出归来,回了牛有道暂时落脚的房间,一面古拙令牌交到了牛有道的手上。

  东西是不是老东西,牛有道一看便知,听声察觉了一下材质,再看上面纹路,他是见过那座金字塔上的凹槽纹路的,能不能对上瞒不过他的眼光。

  牛有道翻看着手上东西笑道:“应该是真的。”

  云姬:“直接逼他交出来不就行了,用得着废这斯文劲么。”

  牛有道摇头:“手段太强烈了,令他感觉到不安全的话,他只怕未必肯轻易交出来。真要把他给弄个遍体鳞伤的,回头诸葛迟那边不好交代,把人给弄出事了不好,诸葛迟对我们还是有用的。”

  “再说了,我答应了诸葛迟不动海无极,总得言而有信吧?”

  “既拿到了东西,又断了他在九圣那边的心思,不用担心他再蛊惑诸葛迟干什么,也兑现了给诸葛迟的承诺,大家和和气气的把麻烦给解决了多好,许多事情弄得太过血淋淋的不好。”

  云姬嘴角抽了一下,“你这种人鬼心思太多了。”

  她这可不是发嗲,而是回想从前,从察觉到诸葛迟要被缥缈阁找到,立刻将手伸向邵平波那边逼出蓝明,之后救诸葛迟,再到现在暴露诸葛迟,眼前又轻而易举拿到星辰令,还不知道后面还要搞出什么事来。

  哪怕她跟在牛有道身边,许多事情也依然是云里雾里看不太明白,总之一切似乎都在这位的算计之中,一连串的手段、城府之深令她有些心惊肉跳。

  发现当初幸好没跟这位作对下去,否则被怎么玩死的都不知道。

  “跟红娘呆久了,你说话是越来越像红娘了。”

  ……

  屋内,接到牛有道密信的晏逐天若有所思。

  销毁手中密信后,晏逐天招了弟子来秘密叮嘱几句后,出门了。

  ……

  屋内焦虑等待中的李正法还没收到阴如术的回信,他不知回信为何来得这么慢,令他很是煎熬。

  岂不知阴如术做出决定也难。

  谁知回信没等到,却等到了另一个消息,一弟子敲门而入,“长老,言师弟失踪了。”

  “什么?”李正法一惊,猛的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妙,不禁急问:“好好的怎么会失踪?”

  所谓的言师弟正是之前观察到接头人与无边阁总管班海有接触的人。

  弟子回:“不知道,已经一天没见到人了。”

  正这时又有一人进门,奉上密信,“长老,掌门密信到!”

  李正法对先一步禀报的弟子挥手道:“还不快去找。”

  待那弟子领命而去后,李正法方接了密信到手查看,不看还好,看过之后,有点牙疼了。

  阴如术也没过多斥责他,现在也不是骂他的时候,阴如术的意思是半瞒半不瞒。

  何谓半瞒半不瞒?就是发现诸葛迟的消息可上报,诸葛迟与无边阁有来往的事也可上报,但不要提及蓝明,让圣境那边自己查去,能查到则罢,不能查到这边就装不知道,决不能泄露秘密。

  这信若早点到,李正法可能还会认为是个不得已的好办法,可现在言姓弟子的突然失踪,令他心弦都绷紧了。

  要不要照阴如术的办法去办,他先摁下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人。

  然而直到傍晚时分,还是没找到人,房间没人,客栈外暗布的弟子也没见到言姓弟子外出。

  李正法开始焦虑了,怎么会突然不见了,若是遇险了,打斗也该有动静吧?

  更要命的是,那弟子知道跟班海接触的人可能是蓝明。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不见了?无非两个可能,要么是悄悄走了,要么就是被别人掌握了性命。

  为什么会悄悄走?好好的,不可能不打招呼悄悄离开,这其中肯定有问题,难道是缥缈阁或哪家的奸细?

  若是被人给悄悄下手了,又是被谁给下手了?

  究竟是谁不知,但人是在无边阁消失的,他已经察觉到留在这里不安全了,一旦是露了行踪被蓝明发现了,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李正法当机立断,走人,一刻都不敢留了。

  一出天湖客栈,立刻召集众弟子撤离。

  逃离无边阁后,迅速利用了和圣境的联系渠道,将情况紧急上报给了督无虚。

  因言姓弟子的失踪,阴如术所谓的办法,他不敢用了,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无法顾及那么多了,先过一关是一关,宗门的事在后面,先化解可能会降临在自己头上的危机再说。

  PS:感谢新盟主“文武20180813”捧场支持。
道君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daoju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紫笑红衣果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柚子木百忍成婚观相倾城国医文抄公爱似烈酒封喉史上第一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