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寒门状元

第二一九〇章 不是外人

寒门状元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9-01-17 23:40: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糊小猫步步惊婚妩意我的女友是尸体颜轻歌风之孤鸿我老公是古曼童驱灵师魔道至尊狂少锦重
  六月十二是朱厚照提前定下的出兵跟鞑靼正面交战的日子。

  这日天刚蒙蒙亮,朱厚照便起床,昨夜他独自安寝,清早起来神清气爽,丽妃早早便过来帮朱厚照更衣,为其穿戴厚重的戎装。

  小拧子一路小跑进来,温言细语道:“陛下,早膳已备好,您用过膳再换戎装也不迟。”

  朱厚照心情大佳,也不跟小拧子计较,眉开眼笑道:“朕不饿,今日出兵,比什么都重要,吃早饭只会让朕思绪迟钝,还不如空着肚子直接上城头。把张苑叫来,朕要问问他兵马准备得怎么样了!”

  小拧子转身快步离开。

  这边丽妃终于帮正德皇帝换上戎装,朱厚照对镜而望,意气风发:“爱妃,你觉得朕这一身如何?”

  丽妃看着镜子中正德那不伦不类的造型,心里直想发笑,却又不得不出言恭维:“陛下英姿勃发,今日必定能一战功成。”

  “欸!爱妃你这说法有问题,俗语云一战功成万古枯,朕怎能做那踩着万千士兵尸骨求取胜利的无道昏君?再者说了,今日不过是试探出兵,能否一战而成,存在疑问。朕不奢求此番就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有场小胜就算不错了……总归要等各路人马抵达,再谈大获全胜之事。”

  朱厚照似乎很理智,言辞非常中肯,但在丽妃听来却全都是啰嗦的废话。

  “爱妃,你为朕换戎装,辛苦了,你现在也去换上一身……今日你可要陪朕一起上城头观战,不要让朕失望……”

  丽妃含笑领命,退下去更衣。

  朱厚照独自留在房内,如同个兴奋的孩子,压根儿就坐不住,来回踱步,不时来到镜子前看自己的模样,挺直腰杆左看右看,偶尔摇头晃脑做鬼脸,显得非常得意。

  正在沾沾自喜时,张苑匆忙进来,竟未提前进行通报,不过朱厚照正在兴头上,没有跟张苑计较。

  “……陛下,兵马已准备妥当,除了守城所用,共计五万大军听候陛下吩咐行事。”张苑跪下行礼后恭敬地禀报。

  朱厚照满意点头,当即便要往外走,突然记起什么,吩咐道:“张苑,你去看看丽妃准备得如何了,朕已经迫不及待上城头看看将士们的风采。”

  张苑笑道:“应该是将士们瞻仰陛下的英姿才是……老奴这就去瞧瞧。”

  张苑到了后院偏屋,由于是奉皇命前来传命,所以未经传报便径直入内。

  等他进门后,娇呼声不断。

  等张苑定睛看清楚,才知道原来丽妃正在更衣……因朱厚照御驾亲征并未带宫女,平时丽妃需要自己照顾自己,不过到张家口堡后,朱厚照临时安排地方官府找来婢女照顾丽妃起居,这些婢女对张苑不那么熟悉。

  来自宫里的贵人正在换衣服,突然有陌生男子闯进来,不由让婢女惊呼失色。

  张苑看了眼,丽妃亭亭玉立地站在镜子前,因为守备衙门后院太过狭小,朱厚照住了大屋,留给丽妃的只有一个厢房,里外甚至连道屏风都没有,因为平时除了太监可以进入后院,侍卫皆不得入内,使得丽妃才可以无所顾忌。

  丽妃全然不介意身无寸缕,看着镜子里呈现出的张苑那带着邪笑的脸庞,蹙眉喝道:“有何大惊小怪的,张公公又不是外人。”

  说着,丽妃挺胸收腹,有意无意地扭动腰肢,好像有意在张苑面前展现一下自己身为女人最得意的地方,这也是她可以在朱厚照面前得宠的根由。

  婢女知道眼前的男子是“公公”,才没那么惊恐,毕竟平时后院内也可以见到太监,只是因为张苑看起来魁梧一些,再加上形容猥琐,还有喉结,才让婢女以为是普通侍卫闯进来。

  张苑听到丽妃的话后不由冷笑,暗忖:“她分明是讽刺我不是男人……这种女人,如果现在我还有能力,一定不会放过她,可惜……”

  想到自己的境况,张苑非常恼恨,面前是一个可以说让天下所有男人都垂涎不已的尤物,但偏偏对方就算赤身露体,张苑却也无能为力。

  婢女继续帮丽妃换衣,先从里面的中单白衣开始换起,然后再套外面的戎装,一切都那么慢条斯理,嘴里还在问:“张公公有事吗?”

  张苑黑着脸道:“陛下让娘娘快些……陛下早就准备好了,你这里却如此拖沓,就不怕陛下怪罪?”

  丽妃转过身看着张苑,针锋相对道:“张公公莫要乱讲话,本宫刚服侍陛下换好衣冠,这才有时间回来换自己的……你想质疑陛下的决定?”

  张苑身体一震,一股火气直冲脑门,很想冲着丽妃说一番狠话,但有外人在场,再加上这里距离朱厚照住的地方太近,只能忍气吞声。

  丽妃没换好衣服,张苑也不着急走,好像有意饱览诱人风光。

  丽妃回身对着镜子,语气幽幽:“你是太监,看本宫换衣裳眼睛都不眨一下,是否太过无礼?”

  张苑笑道:“咱家没看过娘娘您换衣,却帮其他小主更过衣,连陛下换衣咱家都不避讳,难道娘娘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丽妃中气十足:“就算本宫有难言之隐,那也只有陛下能见……你算什么东西?”

  “你!”

  张苑没想到丽妃居然这么喝斥他,就在他不满准备驳斥时,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丽妃施展的诡计,身为奴才,在后院这巴掌大的地方放肆,很容易传到朱厚照耳中。

  张苑换上一副笑容:“娘娘莫要嘴硬……希望娘娘永远得到陛下恩宠,若是有一天失势,也千万别落到什么浣衣局的地方,到时候咱家可能会不顾及今日情分!”

  说完,张苑满脸倨傲之色,昂着脑袋转身出去,连门都不关。

  ……

  ……

  丽妃打扮妥当,一身戎装出来,在院子里见到等候多时的朱厚照。

  朱厚照打量丽妃,笑道:“爱妃换上这一身,英气勃勃,男子气概十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玉树临风的俏罗成再世,让人瞩目啊!”

  丽妃腼腆一笑:“陛下谬赞。”

  张苑往丽妃身上看一眼,扁了扁嘴,暗忖:“这种女人根本就是个花瓶,越看越像小白脸,哪里有半点武勇的模样?估摸也只有不学无术的陛下才喜欢这调调……”

  一行出了守备衙门,宣大总制王守仁、宣府总兵白玉、宣府副总兵许泰、万全右卫参将赵文远等人已经在外面等候朱厚照出来。

  见到皇帝的面,一行人上来行礼问安。

  朱厚照先是一摆手,继而四下看了一眼,问道:“不必多礼。胡卿家人呢?”

  王守仁上前一步,恭敬回答:“回陛下,胡巡抚往军营去了,今日将由胡巡抚指挥作战,所以不会上城头,只能由微臣陪同陛下到城楼上督战。”

  朱厚照“哦”了一声,总算明白过来,点头道:“胡卿家需要坐镇指挥调度,不上城头本为题中应有之意……那行吧,让他好好协调出兵,既然他是沈尚书指派来辅佐朕的,朕对他的能力也算放心,至于你们……”

  朱厚照看着白玉和许泰等人,大概意思是,连胡琏都没来伴驾,你们这些武将怎么擅离职守?

  王守仁再次代为解释:“今日白总兵等人将不会亲自领兵出城,所以会跟陛下一起到城楼上督战,若陛下有驱驰,可以随时调派他们出城。”

  朱厚照点头嘉许:“那就是了,朕还没决定谁领兵呢,你们就能先把自己摘出去?先跟在朕身边,朕若是察觉战局有变化,会临时变阵,到时候就需要你们上阵杀敌!”

  白玉和许泰等人听到这里,心里直打怵,军中到他们这级别,基本不用亲自领兵上阵,跟鞑子近身厮杀更属无稽之谈。

  谁都知道皇帝跟前才是表现的好地方,哪个愿意拼死拼活带兵出击?

  不过好在朱厚照这会儿没给他们安排出兵任务,他们能暂时松口气。

  随即銮驾过来,朱厚照见了一摆手,厌恶地道:“今日乃开战之日,朕上銮驾算怎么个说法?为朕牵马来!”

  张苑劝道:“陛下,龙体要紧!”

  朱厚照瞪了张苑一眼,神色间极不耐烦,张苑一看这架势阻拦不住,连忙让人把朱厚照平时骑的温驯白马牵来。

  这白马乃是匹母马,平时养在宫中,精心料理,从未上过战场,非常温驯,朱厚照在宫里偶尔会骑上慢走,基本不会策马狂奔,安全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朱厚照顺利上了马背,丽妃也找了匹黑马骑上,当她用连贯的矫健动作骑上马背后,朱厚照看得目瞪口呆,显然没想到自己的爱妃居然有这一手。

  其余将领基本都骑马而行,跟在一马当先的朱厚照和丽妃身后缓慢往城北而去,沿途遇到不少街垒和哨卡。

  张家口堡为了确保皇帝安全无恙,设卡盘查分外严格,同时针对地形设有街垒等防御设置,如此当战局不利时可凭靠这些防御设施进行巷战。

  张家口堡地理位置无比重要,一旦失守整个宣府镇将直面鞑靼兵锋,同时居庸关和紫荆关也会受到威胁,街垒的设立有其必要性,如此就算城北失守,大明军队依然可以退到城南进行抵抗,城内那些街巷将成为埋葬敌人的坟墓。

  朱厚照坐在马上,左盼右顾,无聊之下突然想策马狂奔,连挥几鞭却发现身下的“良驹”怎么打都跑不动,只能耐着性子缓慢往城北而去。

  朱厚照上城头前,地方官员和将领已先一步抵达,司马真人和钱宁也在其列。

  旌旗迎风招展,大明龙旗高高飘扬,城楼上金色銮座已设好,似乎就怕鞑靼人不知城头上来的是谁。朱厚照抵达,伴随着中和韶乐,开始升座,朱厚照在銮座上坐下,城头上下官员、将领和数万将士一同给朱厚照行礼,场面恢弘。

  “诸位卿家平身。”朱厚照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一时间竟然有些激动,说话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城头上的官员和将领听到朱厚照的话,起得身来,随着军旗摇动,下面的将士也都起身,开始在瓮城以及城内列阵,准备出兵。

  朱厚照好奇地指着传令兵手里的小旗帜,问道:“那就是旗语吧?”

  张苑笑道:“正是,陛下,有旗语传令,做事方便许多,再者现在军中有一种可以望很远的东西,据说叫望远镜,要不陛下拿一个来看看?”

  朱厚照眼前一亮:“有这好东西怎么不早说?”

  随即朱厚照站起来到处观望,一副猴急的模样。张苑紧忙给朱厚照拿了个单筒望远镜过来,朱厚照拿在手上往远处看了看,点头赞道:“跟沈尚书当初用过的那个望远镜几乎一模一样,应该是沈尚书造的没错。”

  张苑本不想跟朱厚照说这神奇的望远镜的来历,因为他知道望远镜是沈溪带到军中的,不想彰显沈溪的功劳,但等朱厚照开口,张苑才知道自己想多了,原来皇帝早就知道有望远镜这么个东西,还在沈溪那里试用过。

  王守仁走过来道:“陛下,城中二十万将士,以及五十万军民,已做好出兵准备,请陛下下旨。”

  朱厚照一怔,琢磨城里哪里来的二十万官兵和五十万军民,不过再一想,醒悟过来这是虚张声势的做法,鞑靼人在城内必然有眼线,大明出兵的消息要不了多久便会传出去,先把人数往大了说,反正鞑靼细作也不可能详细调查这个数字是否准确,夸大其词会让鞑靼人心生畏惧。

  朱厚照点了点头,问道:“鞑靼兵马现在何处?”

  王守仁正要回答,张苑抢先一步道:“陛下,要不您问问许将军?”

  张苑不知道城外是个什么情况,但他不想把在皇帝面前表现的机会让给王守仁,宁可让许泰出来说话。

  朱厚照颔首,许泰从人堆中站出来,恭敬地说道:“回陛下,鞑靼先锋距离张家口二十里,人数大约为三千,我骑兵实施突击的话,可以在半个时辰内杀到!”

  朱厚照满意地道:“那好,派出骑兵前去袭击鞑靼人,步兵出城列阵,缓慢前进,协同骑兵作战,一旦有鞑靼援军抵达,保护好两翼,确保骑兵不失!”

  朱厚照似模似样安排一番,好似深谙兵法。

  王守仁却忍不住皱眉,觉得朱厚照完全是乱来,骑兵出击的同时让步兵前行,很容易前后脱节,不过他没法反对,只得传令:“传陛下御旨,骑兵出击!”

  *************

  PS:推荐本书给大家,一丝不苟写的《原来我不是一般人》,一定记得去看下,精彩不容错过!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丑妃来袭:王的盛宠邪神莫邪道君最强进化万劫主宰金牌嫡女春城老四摄政王的心尖毒后筱洛唐家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