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九界仙尊

第235节

九界仙尊 | 作者:神出古异 | 更新时间:2020-02-14 17:52: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心静如水俏总裁的贴身兵王凌乱的小道寒门贵妇阴魂人酒徒狂后倾国细细唐多令房东老才史上第一祖师爷造化炼体决(东皇太一)武神空间天荒神域大主宰诸葛孔明纵横异界一品武神龙武帝尊武道至尊机械神皇
  终于,青石棺飞到了广场上空,一股令人胆寒心惊的寒气瞬间笼罩了下来,所有人都像是被冰冻住了一般,寸步难移,而那青石棺似乎有意无意指向萧尘,径向萧尘撞了去,然而萧尘,却像是愣住了,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石棺。

  鬼封大喊一声:“主公当心!”瞬间提刀挡了过去,然而,被那青石棺一撞,连人带马,直接倒飞出了几十丈远,将一座残破的宫殿撞得灰飞烟灭。

  萧尘也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大力掀飞了,众人骇然失色,但是,那青石棺并没有就此停住,而是继续向其他人撞了去,第一个是紫默,紫默直接被撞得倒飞数十丈远,第二个是青风,第三个是风岚真人,第四个是苏家苏月,第五个是风兮……

  广场上所有的正道主力,无论是化神还是寂灭,皆承受不住石棺的一撞,通通倒飞了出去,有的大吐鲜血,有的站立不稳,而剩下的正道弟子则吓得心胆俱裂,炼尸宗的天尸!这完全是无法战胜的存在!

  炼尸宗弟子的欢呼声越来越大了,又全部回到了广场上,但是几位长老却目露惊色,黄泉大仙疑惑道:“天尸王醒了?”

  夜无心终于皱起了双眉,轻声道:“现在还未到七月七日,按理说不会这么快,难道……”

  “轰隆!”

  一声沉响,青石棺重重落到了地面上,瞬间激得尘土漫天,地砖也大片大片被掀翻,正道各派弟子心惊胆颤,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广场中央那口一动不动的石棺,屏住了呼吸。

  萧尘也愣愣的看着那口青石棺,鬼封手提大刀,死死护在他身边,也凝视着那石棺,口中气喘不止。

  “轰隆!”

  又一声沉响,石棺震动了起来,棺盖也露出了一丝丝缝隙,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气从里面一点一点透了出来,令得众人不敢稍动一下。

  萧尘慢慢恢复如常了,瞳孔也渐渐变回本来颜色,但是心中,却有一股悲伤无尽的蔓延了起来,究竟是什么,如此悲伤?那石棺里透出的寒气,令其他人心惊胆颤,但是他,他只感到一股深深的悲伤,是那样的真切,又是那样的突然。

  “轰隆!”

  再一次沉响,所有人,包括炼尸宗弟子在内,皆是身心一震,只见那棺盖带着一股白烟寒气冲天而起,整口石棺表面,都弥漫了一股冰冷的白烟寒气,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只有一点一点的白烟,慢慢从棺沿溢了出来。

  萧尘眼睛渐渐有些湿润了,视线也开始模糊了,这一刻,心,不知为何这般疼痛,慢慢的,只见一个少女从棺内缓缓坐了起来。

  并非什么恐怖的天尸王,就只是那样一个简单的少女,简单到单纯的少女,一身红衣,青丝如墨……

  少女双手按在棺沿上,轻轻一使力,身子便落到了棺外,动作是那样的轻盈灵动。

  微风中,少女红袖飘飘,青丝飘飘,双肩若雪,双眸如水,眼神里带着一丝迷茫,带着一丝冰冷……

  萧尘视线逐渐模糊了,终于气急攻心,一口鲜血涌了出来,这一刻,数千年前的前尘往事,仿佛又一一掠过心间。

  “你别忘了,你输了,还欠我三件事呢!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花未央!”

  “你欠我的三件事可别想抵赖,第一件事,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第二件事,以后你不许再跟其他女子斗琴,更不许答应她输了就要替对方做三件事,听见没?”

  “三件事,你还欠我最后一件……我要你好好活着……”

  ……

  “噗!”萧尘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从仙姝岭的初遇,到后来他与花未央的一幕幕,这一刻像是倒映在一面面镜子里,而现在,这些镜子却在支离破碎……

  “小尘!”羽逸风匆忙上前将他扶住,声音有些发颤:“是慕雪……”

  “慕雪?”萧尘醒过神来,用力擦去眼中泪水,向石棺旁的少女看去,确实是慕雪,只因慕雪跟未央长得太像了,而且刚刚那股悲伤气息占据了他的脑海,所以自然而然第一时间想到是未央。

  另一边,除了黄泉大仙跟夜无心,其余所有炼尸宗门人都向广场中央的少女伏拜了下去,连同那些尸傀,也都一动不动了,皆被一股强大的怨念震慑住了,包括那具皇帝尸傀。

  夜无心双眉深锁,低声道:“不对……天尸王同化失败了,现在只是往这女子体内注入了一股重怨,将其尸化,暂时控制住了她,但是为什么,难道抹不去她的意志吗?既如此为何还要让她出来,这太冒险了……”

  正道那边,玉卿门所有人都愣住了,颜落真人脚步有些摇摇欲晃,喃喃道:“雪儿……”紫默忙将她扶住,安慰道:“小师妹别慌,丫头现在只是被他们控制住了,还没有完全被炼成尸傀。”

  广场中央,萧尘眼中又慢慢聚起了泪水,足步动了动,缓缓向着尸化慕雪走了去,羽逸风连忙将他拉住:“小尘别去!慕雪她已经……”

  尸化慕雪左右看着众人,眼神有些迷茫,她也不知自己跟这些人有没有仇,她接到的命令是——杀光所有人!

  “咻!”

  红影一闪,十几个离石棺最近的正道弟子被瞬间取了首级,血花溅起丈许来高,紧接着,又是十几人被取首级,待众人反应过来时,尸化慕雪已经杀入人群当中,所过之处,尸身狼藉,血染大地,每个人皆是直接被她的手掌斩去头颅。

  一时间,混乱不堪,方才还战意高昂的正道门人,这一刻全都仓皇四逃着,萧尘脸色一变:“慕雪!住手啊!”喊罢,挣开羽逸风,犹如一道疾电向尸化慕雪冲了去。

  尸化慕雪警觉到有威胁靠近,衣袖一拂,一股玄阴之力直奔萧尘而去,砰的一声沉响,直接将萧尘掀飞十余丈远,大吐鲜血不止。

  “主公!”鬼封立即上前将他扶住,萧尘抹去嘴角鲜血:“将军,你退下吧。”

  尸化慕雪仍在杀戮,无人能够阻挡,黄泉大仙手捋胡须,与身旁夜无心相视一眼,二人均点头微笑。

  “慕雪!你住手!不要再杀人了啊!”萧尘双目欲裂,心如刀绞,他发誓一定要铲平炼尸宗,一定要亲手杀了红袖!他再一次冲了上去,阻挡在了尸化慕雪面前。

  尸化慕雪终于停止了杀戮,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想要对其下手,但又觉得下不去手,她头微微偏了偏,似是在极力回忆着什么,但偏偏脑中一片空白,唯有“杀光所有人”这一命令。

  她眼神有些迷茫,轻轻开口,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你……你是……是谁?”

  众正道门人终于宁定了下来,全部聚在远处,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山下已被尸傀阻了去路,此刻他们不敢出声,也不敢动。

  另一边黄泉大仙跟夜无心都深深皱起了眉头,被尸化的人只会执行命令,绝不会与任何人说话,更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连天尸王也无法抹去的一道意志吗?

  萧尘看着她此刻隐隐有些泛红的瞳孔,声音渐渐哽涩了:“是我啊,慕雪……未央……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萧大哥……我是一尘啊……”说到最后,两行清泪滑落。

  尸化慕雪微微偏了偏头,瞳孔又逐渐恢复了本来颜色,她缓缓伸出右手,轻轻抚摸在萧尘脸上,接住他滴落下来的眼泪。

  见到这一幕,众人无不震惊,在场的正道人士,除了少部分人,其实另外大部分都不认识李慕雪,他们只以为这是炼尸宗的天尸,方才他们已经见识过这“天尸”的无情狠辣了,眼下又见到如此怪异一幕,他们岂能不惊?

  炼尸宗那边更是人人失色,他们从未见过本派的天尸,也并不认识李慕雪,现在看见“天尸”居然对一个凡人有“动情之举”,他们又岂有不惊之理?而远处,一直潜伏在暗的素怜月,见到这一幕,双眼里微微起了一丝变化,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了。

  远处,黄泉大仙跟夜无心已是露出十分惊骇的眼神,现在这一幕,已然超乎常理,夜无心冷静下来道:“看来这玄阴之体快失去控制了,须尽快想办法带她离开这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萧尘眼中泪水仍是止不住的流,他现在也不知眼前的人究竟是慕雪还是未央,以前李慕雪有自己的意识,所以他无法将李慕雪当做花未央,但是现在……现在他就像看着花未央站在自己面前一样。

  “你是慕雪,还是未央……”萧尘视线已被眼泪模糊,缓缓伸出手,想要去抚摸眼前人的脸庞,但是手伸一半,却忽然感到胸口一阵冰凉,一阵刺痛,却是尸化慕雪将左掌刺入了他的胸膛。

  鲜血顺着尸化慕雪的手臂,一滴一滴落下,很快,湿了地面。

第422章 怨念聚身

  萧尘闷哼一声,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不断流出的鲜血,他笑了笑,并未推开眼前的尸化慕雪,而远处,所有人皆是一惊,尤其是落殇颜等人,羽逸风更是十分着急,但也不敢贸然上前,只得大喊:“小尘!你快回来!”

  但是萧尘听而不闻,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并不做任何抵御,甚至连玄功也不运转,生怕震伤了对方,就算李慕雪或者花未央真的变成尸傀了,他也不忍去伤对方一分。

  尸化慕雪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眼神透着些许迷茫,轻声问道:“你……你怎么……不还手?”

  萧尘笑了笑,仍是将刚才伸出一半的手伸了过去,轻轻抚摸在尸化慕雪的脸上,只感到一阵阵冰凉。

  尸化慕雪也不将头偏开,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看着他,眼神单纯得像一个小孩,轻声断断续续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但是,你体内有股力量……我很想要,你……可以给我吗?”

  这一幕太诡异了,远处的人无不吃惊,黄泉大仙跟夜无心也终于轻松了几分,二人对视一眼,均想:“原来她只是想得到萧尘那股怨念,乃是一种本能反应,就像尸魅渴望鲜血一般……”

  萧尘点了点头,轻轻笑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力量给你,命也可以给你……”

  尸化慕雪轻轻笑了笑,笑容有些僵硬,似乎是学着他的样子而笑,轻声道:“谢……谢谢你……”说完,像是运转起了一股诡异的力量,萧尘体内一丝丝诡异的气息,也通过她手臂,被吸入了她的体内。

  萧尘非但体内的力量不断流失着,甚至连生命也在流失着,不断注入尸化慕雪的体内,远处羽逸风等人均是惊到了极点,甚至连暗处的素怜月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片刻过后,萧尘感到越来越疲乏,体内生气不断在流失,眼皮似有千钧重一般,只想倒头睡下去,尸化慕雪看着他轻声道:“你……你很疼吗?”

  萧尘嘴唇已是有些泛白,面色苍白的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尸化慕雪也学着他的样子笑了笑:“我……我以为你疼,所以刚刚就没敢……没敢用力……”说完,手用力一伸,刺得更深,鲜血不断往外冒。

  萧尘闷哼一声,嘴角终于溢出了鲜血,他感到越来越困,体内生命正在不断流失,这种感觉就像真的快死了一般,以往他就算伤得再重,也不会有现在这种生命流失的感觉,这一次死了,也许再也活不过来了。

  “你吸收了我的力量,以后就不要再杀人了,好吗……”萧尘仍是轻轻抚摸着眼前人的脸庞,刚刚看见她杀人不眨眼的一幕,萧尘现在想起来仍是觉得苦涩,无论是未央还是慕雪,他都不想对方将来变成没有思想,只会杀人的尸傀。

  尸化慕雪看着他,轻声道:“你……你会死吗?我……我不想你死……”萧尘笑着摇了摇头:“我是不死之身,我不会死……”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吸收了你的力量……你就会死呢……我,我不想你死……”

  远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目露惊骇之色,羽逸风见萧尘生命迹象越来越弱,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双手结了个印,如似一道电芒移了过去,不料尸化慕雪衣袖一挥,直接将他打飞了十余丈远。

  落回地面,羽逸风一口鲜血涌出,用力喊道:“小尘!你醒醒!她不是慕雪!”

  然而萧尘依旧听而不闻,脸上兀自挂着笑容,忽然轻声道:“草木之花多五出,独雪花六出,所以雪花又叫未央花……这是你以前跟我说过的,你还记得吗……”

  “雪花……未央花……”尸化慕雪眼神越来越迷茫了,似是在极力回忆什么,萧尘笑了笑:“是啊,你说你最喜欢雪花了……你还记得吗……”

  “萧……萧大哥……一……一尘……”尸化慕雪眼神越来越迷茫,渐渐将手收了回来,远处黄泉大仙跟夜无心又是一惊:“怎么回事!又出什么问题了!”

  “我……我是……”尸化慕雪手捂额头,脚步也开始摇摇欲晃起来,萧尘将她扶住,轻轻道:“我们离开这里,他们要打要杀,是生是死与我们何干?天下苍生与我们何干?我带你离开这里……”

  萧尘声音有些哽涩,心中也是充满了苦涩,他们要打要杀,要拼个你死我活,为什么要将慕雪牵扯进来,他现在也不想什么报仇了,只想带着李慕雪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喧嚣的尘世。

  “离开这里……好……我跟你在一起……”尸化慕雪点了点头,又摸了摸他胸口的血洞,轻声道:“你……你还疼吗?对……对不起。”

  萧尘微笑着摇了摇头,扶着她一步一晃的往外面走去,远处所有人都惊呆了,夜无心跟黄泉大仙更是脸色大变:“不好!”

  两人眼见尸化慕雪失控,当即将速度施展至极限,冲了过去,萧尘凛然一惊,凭他此时状态决计挡不住二人,尸化慕雪轻轻道:“别……别怕。”说完衣袖一拂,一股玄阴之力打出,直接将两人打得吐血倒飞出去。

  众炼尸宗弟子惊慌失措,“天尸”怎么会叛变?而那些不认识李慕雪的人同样一脸震惊,忽然间,一声沉吼响起,只见之前那具尸皇帝不断颤动起来,夜无心一咬牙,狠狠道:“混蛋,难不成这一只也要失控了!”话末向尸皇帝打出一道符篆,这才使其稳定下来。

  广场上,萧尘就这样扶着尸化慕雪,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走一步,一步一晃,突然间,一股极寒之气从后山方向传了过来,尸化慕雪猛地一抬头:“主人让我……让我回去了!”

  萧尘也顷刻间感受到了这股寒气,是红袖!连声道:“你不要慌!跟我走,你不属于这里任何一个人!”

  “对……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了。”说完,尸化慕雪一把将他推开,又身入青石棺中,萧尘凛然一惊:“慕雪!”凌仙步瞬间展开,但是青石棺却以更快的速度往天际飞了去。

  望着青石棺变作一个黑点越缩越小,最终消失不见,萧尘目眦欲裂,头发乱飞,“啊”的一声抱头长啸了出来。

  “炼尸宗!红袖!”

  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广场回荡不止,仇恨,怨念,迅速聚集,萧尘左眼再次变得通红,远处众正道门人已是无心恋战,就在这时,天际一片血红的雾气迅速弥漫了过来。

  那片雾气顷刻间便飞至广场,最后幻作了近百具血淋淋的尸傀,众正道人士惊慌失措,这些尸傀远强于普通尸傀,乃是炼尸宗的底牌之一:森罗血尸。

  近百具森罗血尸,像是被人活生生将皮剥掉了一般,即便光天化日之下,也是异常的阴森恐怖,很快,这近百只血尸便将正道人士的退路封住了。

  整个广场在无边怨气笼罩下,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不少人已经冷得瑟瑟发抖,更多的人却是惊慌失措,躲在各自门派长老的身后。

  然而就在最混乱的时刻,却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广场中央的萧尘呼吸越来越重了,右眼也隐隐有变红的趋势,倘若那些血尸的怨气可以看见,那么众人现在便能看见这些怨气全被吸入了萧尘体内,通过他胸口上的那个血洞。

  终于,正魔两道再次开战,但是这一次,却是正道门人死的死,伤的伤。这百具森罗血尸太强了,充满了怨念,因为他们是炼尸宗犯了错的弟子,被活生生祭炼成尸傀的,那种痛苦导致他们怨念不散,所以只手便可轻易杀死一个元婴修者。

  放眼望去,所有人都陷入了苦战,一些玄门前辈还好,但是那些后起之秀却是在苦苦支撑,左丘阳提枪刺杀,但是根本连一具森罗血尸也杀不死,这令他又惊又惧又怒。

  晓月将秋水剑催至极限,也只能勉强杀死一两只血尸,苏子慕的玄天十三剑,根本对这些刀枪不入的血尸无用,羽逸风的惊虹剑歌,也只能勉强抵挡一两只血尸……

  广场上越来越混乱了,众人忙于拼杀,只有暗处的素怜月注视着萧尘一举一动,此刻萧尘脸上像是聚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阴云,低着头嘿嘿冷笑不断,模样神情看上去异常可怕。

  忽然,一只血尸向他冲了去,萧尘脸上仍然挂着阴森森的笑容,当那只血尸冲到他近前时,只听“嗤”的一声响,血花四溅,竟是他将手臂刺入了血尸的胸膛,就像之前尸化慕雪将手刺入他胸膛一般。

  紧接着,只见那只血尸身躯慢慢枯萎了下去,像是被吸干了一般,仅片刻,便成了一具浑身泛黑,枯瘦如柴的干尸。

  萧尘将干尸扔下,阴沉沉笑了两声,随手一抓,又将附近一只血尸抓了过来,同样将手臂刺入其体内,片刻后,这一只血尸也变成了枯瘦如柴的干尸。

  一连杀死七八只血尸后,他这诡异的举动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夜无心看了看那些变成干尸的森罗血尸,目露惊色:“这怎么可能!难道……”

  “嘿嘿嘿……”
九界仙尊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jiujiexianzu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这拉风的人生!五色龙章大红棺材铺重生之自由妾嫁倾城下堂妻活人祭庶长子心水淼寒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