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绝宠之帝女驾到

不能

绝宠之帝女驾到 | 作者:公子妖 | 更新时间:2018-05-19 13:56: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爱上你给的痛先生借个吻花都超级高手云少的私有宝贝我和艺校女生的荒岛求生隐婚老公惹不得逍遥火神纳兰凉儿过江卿大豪门
章节名:不能

  慕子衿细细地为她擦拭到满意,这才直起了身子。

  两人离得很近,可以闻见彼此绵长的呼吸。

  慕子衿的瘦削往往令人忽略他的身高,百里思青抬头竟发觉自己只能够到他的下颌。

  他的脸虽然苍白,但却很干净,胡渣修整得平平齐齐,看着非常舒服。嘴唇薄薄的,鼻子高高挺立,一小半头发垂下来遮住额鬓,只余下一双狭长的凤眸,望着你的时候平添了一丝魅惑,清爽平淡的面容也跟着焕发出奇俊的光彩。

  他将帕子收回去的时候,百里思青发现他的手指也十分干净,不同于其他病入膏肓人的瘦黄褶皱,修长而又白皙,指甲也很是光滑圆润。

  他的动作太过自然流畅,那一方普通的帕子经由他的手也似乎变得贵重了起来。

  慕王府的世子一直足不出户,人们总是记得他的病情,而忘了他的尊贵。百里思青从前不曾注意到的地方,这一刻,争相着从四面八方涌至她的视线内。

  她陡然发觉,他安静地站在自己面前,如一棵墨松,松的直,墨色的浓烈,让她不能忽视。

  她也感受到了他的气度,她的父皇这样地过分,连她都想甩袖离开的可笑的比试。他的脸上却无半分恼色,连一丝不耐烦也没有。在她望着他的时候,还朝她淡淡笑着,某种含着她不懂的包容。

  最要命的是,她的心里宛然升起了愧疚。慕子衿之前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她却任性地将自己的下半生强加给他,而从没有考虑过他愿不愿意,需不需要。

  因对父皇和那人的不满与怨恨,却将无辜的他也扯了进来与她来一起承受。就如同已经溺水的人,还非要拉着另一个人陪葬。

  怎能这么自私?这么过分?

  她的情绪一瞬间变化多端,慕子衿暗觉不善。

  只不过是提前行使了作为“夫君”应有的体贴,却不想竟吓到了他未过门的小妻子。

  他正思索着该如何来挽救才好,便见百里思青已将他撇下,孤自飞身下了台。

  人来得太快,上官正惬意地躺在原先的石块上,嘴里哼唱的小曲就生生被断了腔。

  “哎哎!怎么了你?”他莫名其妙得打量着眼前的这团风火。

  那一出羞煞旁人的脉脉郎情,他看着正欢实,没道理突然出了岔子?

  他急忙坐好,拉过百里思青的手,上下检查道:“我来看看,是不是那病秧子悄悄给你下了毒?”

  百里思青端视了他半响,深吸了口气道:“你能不能娶我?”

  什么?

  上官闻言,不由地松了她的手。

  其他人离得远,不明白百里思青到底说了什么,竟令越小王爷目瞪口呆,全然成了傻子。

  慕子衿抿唇,面色不清。

  电掣雷鸣从经脉一一而过,上官仿佛可以听见里里外外经脉断裂的声音。

  “那什么,再过一月你便及笄了…嗯…我听说皇伯伯已经在为你…我知道你不想…嗯…那什么,你觉得我…”

  那一日,得闻她回京时,岸堤旁的垂柳下,丢尽落拓的羞稔尚记忆犹新。

  弹指时光,却如尘荒往事,随风而逝,触之不得。

  口腔里溢满了苦涩,他故作轻松地摸了摸她的额头,又如既往地玩笑道:“哎!没有发烧啊?”

  百里思青抓住他的手,认真道:“上官,我不是与你说笑。”

  许是她太过急切,语气快得让上官的脑袋更觉飘忽,“你若想娶我,父皇定然不会多加阻扰。就算我嫁过去,越王府也只是多了一个人吃饭而已…我不会干涉你任何事情,你喜欢流连花丛夜不回府,我保证都不会过问,你喜欢娶平妻纳小妾我都由着你…哪怕几年后,你看我厌了烦了,随时都可以休了我…”

  只听了前面几句,后面的话上官便没有继续再听。

  除了走投无路的那一次,百里思青很少央求人,更遑论在他面前将姿态放得这么低。他一时转不过神来,这些啼笑皆非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诚恳而又滑稽。

  话里行间尽是求他娶了她,若是前方的那些男子听了,不知道该多伤心,万人争相求娶的嫡公主,竟好似没人要的弃妇,只为求得一个栖息地,任凭他掌握种种筹码。

  可他从不喜什么寻花问柳招蜂引蝶,也不用娶什么平妻纳什么小妾…曾经他的满心满眼里只存了一个人,即便是现在也都一样。

  只可惜造化弄人,他的心思只能够埋藏于古老荒漠里,注定不得再破土。

  她的低声下气,他无能为力…

  他将手从她的掌心内慢慢抽出,靠在她先前所坐的软垫上,静静道:“对不起,青妹妹,我不能娶你。”
绝宠之帝女驾到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juechongzhidinvjiad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三月沫纸上飞雪狂奔的哈士奇农家俏神医黑萌小妻太嚣张偏爱误入浮华错成伤最强武魂一颗很逊的卤蛋歌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