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狂徒弃少

第235节

狂徒弃少 | 作者:傲剑问天 | 更新时间:2020-02-14 17:48: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深爱游戏:老公束手请就擒婚外试情重回初三你是我痛彻的孽爱暴君魔煜太花君君无邪风水异事夏沫北帝少的心尖宠史上第一祖师爷造化炼体决(东皇太一)武神空间大主宰诸葛孔明纵横异界天荒神域一品武神龙武帝尊不死天尊武道至尊
  这些人也肯定是来观摩的,而且李玉宁肯定,华致远昨天要叶家准备的所有东西都已经透漏给了这里所有的所谓的专家医师了。

  所谓的一箭双雕便是无论华致远是否医得好叶文涛,其下场可谓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好,则名扬业内,

  坏,则身败名裂。

  一旦华致远医不好叶文涛,就算是叶家不追究,那等待他的下场,也是难平这里的芸芸众口,只要叶家稍加暗示,华致远甚至会被当成江湖骗子受牢狱之灾。

  毕竟他要用的是偏方,哪怕是中医正统的偏方,在医学界也有很多不能解释的东西,所以也不被认可,这样一来,别说是华致远就算是华佗也没有用。

  .....

  叶国栋一听,立刻也有些为难起来,脸色难看的说:“李,李小姐,您,您别误会,这,这都是我儿子的母亲搞出来的,我,哎......”

  叶国栋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又说:“华神医,还请您多多谅解,我,我也实属无奈啊......”

  叶国栋虽然表现的很是愧疚,但是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赞同詹台燕的做法的,毕竟这关乎到自己儿子的安危,这里这些人每一位都是专家教授,一旦华致远的手术出现纰漏或者其他危险,也好有专业人士在不会危及生命。

  最重要的是正如李玉宁所想,一旦华致远医治不好叶文涛,那也省去了叶家亲自出手,倒也不至于落人口舌,而若是医好了叶文涛,也同样给他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希望在治疗的时候,致远不能受外界的任何干扰,否则任何后果你们自行承担,而且要形成书面格式,由你们亲自签字承认。”

  李玉宁本想将这些人全部轰出去,不过权衡利弊终是没有这么做,因为她更相信华致远可以医好叶文涛,只要这些人在治疗的过程中不起负面作用那华致远必将一步登天,名扬燕京。

  不过她还是需要叶国栋能够当面承诺,生怕有人从中作梗。

  “这......”叶国栋立刻就有些犹豫了起来。

  “给我儿子治病,我当然要看着,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起什么歪心......”

  就在这个时候,詹台燕却走了出来,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个西方长发男子,正是洛克。

  洛克看到李玉宁的刹那,明显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李玉宁皱了皱眉,这两人一出来,如此近的距离,她立刻感觉到两人身上的气息明显都不是普通人,詹台燕她没有听说过,但是却知道詹台世家在华夏也是一个隐世家族,关键是这个詹台燕身上的气息很是驳杂不堪,明显给人一种生活凌乱的感觉。

  而那个西方人她只扫了一眼就已经知道,对方应该是西方教廷的头号对头,正是邪恶的黑魔法修习者。

  不过她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对方的实力在她看来实在是不值一提,只是在想此间事了是不是有必要通知一下龙组,毕竟西方的修士无故踏入华夏这片土地就已经越界了。

  如果今天这两人胆敢耍什么花样,她李玉宁也不介意给这两个人一点教训。

  “如果你不放心,何必请我们来?我们走就是......”李玉宁心里冷哼一声,心说,我还求着你们了是怎么的?

  “叶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插手了?”这时又有一名年纪和李玉宁相仿长相更是清纯靓丽的女子走了出来,这一句明显是说给詹台燕听的,而后又转头看了一眼一语不发的华致远目光不做停留,定在了李玉宁的身上。

  不过她的目光虽然没有在华致远的身上停留,但是却李玉宁却发现她看向华致远的时候,目光明显很是复杂,仅仅是一刹那,却也没有逃过李玉宁的眼睛。

  难道他们认识?

  这让李玉宁不得不想到这里。

  没等她多想,就听女子很是客气的又道:“这位就是李小姐了吧,我是梁倩,国栋是我丈夫,很高兴见到你,今天的事你们大可放心,叶家还不至于轮到外人做主。”梁倩说完又转头看向叶国栋,浅浅的一笑说:“国栋,你说是么?”

  “啊......”叶国栋看着梁倩觉得她与平时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看来梁倩是真的心系自己了,

  这完全已经是把自己当做了叶家的女主人,

  叶国栋心下大喜,

  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挺了挺身板,便对詹台燕说:“简直是胡闹,你若再不知收敛,别怪我把你们轰出去.....”

  “你......”詹台燕没想到叶国栋居然敢这样对她说话。

  不过此时她却觉得眼前的叶国栋比以前更加的男人了,一时间却忘记了反驳对方,整个人也愣了一下,而后目光有些闪躲的退到了一旁。

  这倒是出乎了其他人的意料,没想到这个看似刁钻放荡的女子被叶国栋一吼就蔫儿了.....

第392章 怎么忘了【一更】求鲜花!

  方墨刚一进警局的大门就看到吴刚从里面出来。

  “嘿,你怎么来了?”吴刚显然有些意外,没想到方墨一大早就来了。

  方墨有些好笑的说:“我不来等你去抓我啊?”

  “切,要抓早抓了,有凌家这棵大树,估计局长去了也不好使。”吴刚自嘲的一笑,不过话锋一转又道:“兄弟,来来来,我问你点事。”

  方墨见吴刚神秘兮兮的心里就知道他想要问什么,被他拉着走到一间不小的会议室,吴刚反手把门关上后才小声说:“兄弟,凌家的事我也听说了,那凌落然真的还能活过来?”

  “我回答你有什么好处?”方墨淡淡的笑着拉过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

  吴刚一翘屁股直接坐在会议桌上看着方墨说:“我就问问,你是不是会招魂啊?”

  “我说大哥,你可是国家公务人员,我们伟大领袖主席可是说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弘扬科学无神论,你这思想觉悟可是有问题啊,你这样会影响你的前途的......”

  方墨笑着打趣道。

  “行行行,你还来劲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啊,说起来咱还是世交呢,我就问问你会不会。”

  吴刚昨天晚上回到家就已经想起方墨到底是谁了,当即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更是已经确定方墨就是燕京方家的弃子。

  不过吴刚为人本身就很正直,在燕京那种是非地,像他这种脾气根本就吃不开,不然也不会被家里丢到苏杭来,也正是这种性格,倒也没有看不起方墨的身份,况且他的父亲确实和方墨的父亲关系不错,只不过来往不多罢了。

  方墨一听不禁挑了挑眉稍,仔细打量了一下吴刚的眉眼,心里不由一动,脱口道:“你是吴洁的哥哥?”

  “嘿,我就说嘛,想起来了吧?”吴刚立刻就喜道。

  “想起什么?”方墨疑惑的看着吴刚。

  “嘿,你瞧你,你丫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怎么就忘了?”吴刚一脸义愤填膺的说道。

  “大哥,你能正常点么?你还记得你两岁的时候不下心掉尿桶里的事么?”

  “我,你,你怎么知道?”

  “噶......”方墨险些一口老血喷出去,心说,真的假的?

  “哈哈哈哈........”

  吴刚也有些傻眼,心说这小子太坏了,怎么一不小心就把老底儿给兜出来了,太特么丢人了。

  一脸不耐烦的说:“行行行,你还没回答我呢。”

  “回答你什么?招魂儿啊?”

  “啊。”吴刚点了点头。

  “不会.....”方墨干脆的回道。

  他感觉吴刚人还不赖,虽然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吗,但是倒也没骗他。

  吴刚听完,明显神色有些黯淡,眼神中多少有些失望,长长的呼了口气才说:“好吧,当我没问,你等会儿吧,我通知那些人,过来谈谈赔偿的事,兄弟,这个我也帮不了你,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据估算那些丢失的珠宝可是一大笔钱,如果没办法赔偿,一旦他们联合起诉你,判个几年也是有可能的。”

  方墨淡淡的笑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过刚刚他看吴刚的神色似乎问自己会不会招魂倒不像是真的好奇才问的。

  只是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自己确实不会,若是惊吓还好说,招魂就要找崔妍兮了,所以他虽然对吴刚没有看法,但也还没有到主动去关心的地步。

  见吴刚出去,那些商人恐怕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正好闲来无事,拿出自己新开户的银行卡,抄下卡号就给华致远发了条短信过去,省的一会儿再麻烦,后面也留言说,钱数稍后再说。

  .........

  华致远接到短信的时候人已经进入了一个单独的房间。

  经过李玉宁和叶国栋的协商,最终决定由华致远主导,李玉宁打下手单独为叶文涛治疗,其他不相干的人全部等候在外面,至于各种仪器的检测更是直接被华致远拒绝,就连房间里的摄像头也被李玉宁要求关闭了。

  而且连一个护士也没留下。

  房间中就只剩下了躺在床上一脸忐忑的叶文涛和华致远、李玉宁三人。

  听到短信的声音华致远掏出手机看了看。

  “师傅发了个卡号。”说着话便将手机递给了李玉宁,自己则开始按照家传的方法准备接下来的手术。

  华致远先是将叶家弄来的蛞蝓放到了一个小玻璃瓶中,紧接着捏了一点点精盐,小心的酌量撒入瓶子中。

  蛞蝓,俗名鼻涕虫,状如蜗牛,无壳,专门夜间出来活动,蚕食绿色植物,白天则潜伏于近水青苔石缝之中。由于长年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它的身体里含的水分特别多,大约占全身的90%以上。

  华致远家传医书云:此虫汁水可化人**残渍,接断骨经络血管,实为天地造化之物。

  拿出在市场买回来的猪哥佛,也就是猪睾丸,中医认为,猪睾丸性味甘、咸、温,入肺、肾经,有温肾壮阳,补肺益气之功,适用于肾虚衰之阳萎、咳嗽、喘气和腰膝酸软等症。

  而后又兜里拿出一个纸包,这还是昨天从李玉宁带他去的四合院里弄来的梁上灰,不过想了想,觉得有些用不上。

  中医认为,梁上灰,有消肿去炎之功效,不过这里多得是西药,倒也用不上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华致远将装有蛞蝓的瓶子打开盖,此时里面的蛞蝓已经化作了水儿,只剩下了一层皮漂浮在上面。

  蛞蝓的身体和水母差不多,体内水分很多,撒上盐以后就会化成浓汁,把上面的皮挑出去后,华致远这才将那两颗猪哥佛泡在在了里面。

  叶文涛两只眼滴溜溜的转着,心里有些期待,有些忐忑,这些天来自己躲在医院不愿意出去,就是受不了被人嘲笑的滋味,如今一想到就快要重振雄风,心里更是期待异常,甚至目光总是在李玉宁的身上来回瞄着。

  那种淫邪的味道虽然有所掩饰,但是依旧让李玉宁不喜。

  直接一伸手,就点向了叶文涛睡穴。

  “你,你干嘛,我.....”叶文涛大惊之下,没说完就觉得两眼一黑,死死的昏睡了过去。

  “呵呵,玉宁姐,没想到你也这么厉害,比崔妍兮还厉害,以后你也要教教我啊.....”

  华致远露出招牌式的憨笑说道。

  他感觉师傅的朋友一个个的都不是普通人,自己又是师傅唯一的徒弟,尽管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但也没有否认过,那自己也要多学点东西才是。

  “你师父比我厉害,以后叫他教你呗。”李玉宁一直都在观察着华致远准备的东西,虽然她是个外科医生,但是对中医也多少懂一些,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手法。

  “好了,我们开始吧......”

  两人说话的功夫,华致远就已经准备好,这才拿起那个装有猪卵的小瓶子掀开了盖在叶文涛腿窝子处的被单......

第393章 酸爽【二更】求鲜花

  要说商人为财,唯利是图,这话一点也不假,方墨本以为要等上个把小时那些珠宝店的管事人才能到齐。

  结果是令他有些咋舌,仅仅不到20分钟,和他一同在屋子里等待的吴刚就对方墨坏坏的笑了笑,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快得有些讽刺。
狂徒弃少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kuangtuqis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齐佩甲万夜星城捡到一部苹果7之后相爱不言深雯灿许清如韩娱之龙女妖娆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王婆种瓜得豆沙糖没有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