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溺宠之嚣爷劫个色

066 出现的总是那么及时

溺宠之嚣爷劫个色 | 作者:冷烟花 | 更新时间:2018-05-21 06:40: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娶个死人当老婆九月枫红冢离来自民国的楚先生天降五百万魔女逆天行秋风寒唐突的爱情晨星LL大脸师太
顾淮扬惊讶之余略带茫然的看向凌嚣。

  小丫头则是一脸淡定又大方的拍了拍顾淮扬的肩膀,十分有义气的说:“舅公,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姨婆给你拐过来的。谁让我喜欢你呢?”

  凌嚣伸手捏了捏她圆圆的嫩嫩的脸颊,轻斥:“你还当媒人当上瘾了是吧?”

  小丫头咧嘴“咯咯咯”一笑,“爸爸,电视里说了,千里什么缘要靠牵。有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呢?电视里还说了,这叫肥水要流自己田。婆姨是自己人,舅公也是自己人。”

  顾淮扬听着小丫头这惊人一等的话话,嘴角抽抽中。

  当年的那个那么点大的孩子,都长成这么个人精了。

  ……

  乔麦晃悠悠的进屋时,老乔正坐在沙发上看法治节目,手里捧着一杯茶。

  “老爸。”乔麦喊了他一声。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也不送送人家。”老乔喝一口茶,看一眼乔麦说。

  “老爸,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乔麦略显有些轻愤的瞪一眼老乔。

  老乔咧嘴一笑:“你要不是我女儿,我才懒得管你呢!”然后放下手里的杯子,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小麦,过来,坐。老爸跟你聊聊。”

  乔麦凉凉的瞥他一眼,然后是依言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老乔很难得认真又严肃的看着她,“小麦,你跟老爸说句心里话,到底喜不喜欢人家。”

  老乔怎么说也是过来人,又只有乔麦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这么多年可谓是既当爹又当妈的把女儿拉扯大。为了不让女儿受委屈,楞是从三十来岁一枝花的年纪单过到了现在五十的狗尾巴草,就没想过再给自己找一个伴。

  这能不紧张和上心自己宝贝女儿的终身大事吗?

  如果说他宝贝女儿要是对人家没那么点意思,他能在这里瞎起哄,能逼着女儿嫁人吗?

  他就是看出来,宝贝女儿对人家就是也有那意思,还有就是人凌嚣也是出于真心想娶她,这才一个劲的在这里催促着女儿。

  女儿嘛,都是老爸的心头肉,掌中宝。哪个当爸的会害了自己的女儿呢?再说了,这老丈人和女婿那就跟两个情敌没什么区别,这要是入不了老丈人的眼,他能放心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交待出去?

  所以如果说婆婆挑媳妇是万中挑一,那么老丈人挑女婿就是千万中挑一了。

  凌嚣这一下子就入了老乔的眼,那可真是不易中的不易了。

  乔麦听着老乔这么直白的一问,“咻”下就那一团火窜了出来,粗着脖子吼:“老爸,你不要信口开河的好不好!我才不会喜欢一个那么没风度又小气的男人呢!我告诉你啊,你可千万别被他的表皮给骗了。没错,他人是长的好看了一点,但是,光好看有什么用?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可恶。”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他都做了哪些可恶的事情?”老乔双手往自己胸前一环,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双眸微眯的看着乔麦。

  “第一,他嘴巴很臭,总是得理不饶人。第二,他脾气很烂,总是阴晴不定。第三,他没有耐心,总是说风就是雨。第四,他很自大,总是不经我同意就把事情定了。第五,他很自恋,动不动就拿我当佣人。第六,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和他没有共同爱好,他不让我吃内杂!”乔麦一口中气说了N多条凌嚣的缺点,而且说的很快,连眼皮也不带眨一下的,边说边掰着手指头。

  老乔似笑非笑又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听她数落着凌嚣的不是。然后是唇角扬起了一抹欣喜的浅笑。

  “老爸,你脑子短路了么?竟然还笑!”见着老乔那勾起的浅笑,乔麦嗔着他怪斥。

  “小麦,那之前的沈竟演呢?他嘴巴不臭,脾气很好又怎么样?他是怎么对你呢?”乔麦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乔麦说。

  “老爸,好好的,你干嘛提他嘛!”乔麦有些心虚的看着老乔,声音明声也是底气不足了。

  “小麦啊,”老乔揉了揉她垂在后脑的头发,继续语重心长的说,“老爸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多,老爸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当然,老爸接触过的人,看过人也绝对比你多。老爸看人绝对不会错的,你看,凌嚣对女儿对爷爷有多好,就知道他一定差不到哪去。你说的,他嘴巴很臭,得理不饶人,那是不是也得看对像?又或者你换个方式想想,他处处针对你,其实只是想让你记住他,或者他是用你上心。你你说他脾气烂,我怎么就觉得他脾气很好呢?一个对小孩子和老人都那么有耐心的人,脾气能差到哪去?你说他不你同意就把事情定了,可是指想娶你这件事?”

  乔麦张了张嘴,然后点了点头。

  “这事要换成是我,我也得下手快狠准啊!要不然,被人抢先了怎么办呢?”老乔乐呵呵却又一脸认真的看着她继续说,“老爸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能拿你的终身幸福开玩笑?老爸这辈子两只眼睛看过的人也不在少数了,能看不出来这一点吗?他要对人没那份真心,老爸能把你交给他了?就拿之前的沈竟演来说,我和你小姨都不喜欢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乔麦摇头,这事她还真不知道,老乔和小姨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沈竟演。当初,沈竟演可绝对没有如凌嚣这般自大又自恋,还一点也不客气的使唤自己。就算他有事要自己帮忙,那也是好言好语的请帮忙,每次都不会忘记加一句“如果你没时间就算了”,才不会像这凌嚣这个臭男人,动不动就是如土匪强盗一般的命令。

  沈竟演追她一年半,他们俩交往一年,老乔和小姨也从来没反对过,不过她知道其实老乔不怎么喜欢他的。

  “你这孩子啊,就是没心眼。”老乔看着她很是无奈的说,“他要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想要你的一辈子,他能和你交往一年都不上咱家的门吗?他是不是也得来拜会拜会我这个准老丈人呢?但是他有吗?有在你面前提起过一次吗?倒是你,三不五时的去他们家,帮他妈这个那个,但是他妈有念过一点你的好没?”

  乔麦很诚实的摇头。

  “所以说,他对你不是真心的,他这是在给自己留后路。”老乔说到这倒是露出了一抹欣慰来,“不过,他输也就输在这上了。但凡他要是来咱家一趟,也就知道你和立秋的关系了。那他还用得着去巴结一个小小部门经理的女儿?不过,这还亏得了他的那份心眼,给自己留的那条后路。要不然啊,立秋就得头疼了。”

  乔麦有些困惑的看着老乔,突然之间恍然在悟,“老爸,你是说,他是小姨公司的?”

  老乔瞪大了双眸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不知道?”

  乔麦再一次摇头,“不知道啊,他工作上的事情从来都不会跟我说的。我也从来都没有过问过,他说反正我也帮不上他什么忙,也不如别操这个心呢!”

  老乔拿手指轻轻的戳着她的额头,“你啊你啊。不过,现在好了,他跟你也没关系了。”

  “老爸,你真觉的他不错?”乔麦一眨不眨的看着老乔,很是正色的问。

  “小麦,老爸跟你说的也只是我的感觉。至于你觉的他怎么样,那得需要你自己用心去感受。”老乔拍了拍她的手背,语重心长,“不过,不管怎么样,老爸都会尊重你的决定的。自己好好想想吧,至少我和立秋都觉的凌嚣比沈竟演不知道好多少倍。”

  “老爸,”乔麦往老乔肩膀一上靠,很难得的一副撒娇小女儿的样子,“你为什么一直都不给自己再找一个?老妈都已经离开十五年了。老妈当年走的时候,你可是正是一枝花的时候,为什么不考虑一下?”

  当年老妈没的时候,老爸也就比凌嚣大不了几岁吧。其实想想,当年的老爸和现在的凌嚣还是很像的,都是而立之年带着一个女儿。

  其实准确来说,老爸应该是带着两个女儿。小姨,其实对老爸来说,跟女儿没什么分别的。

  老乔嗔她一眼,“说你呢!怎么就转到我身上了?”

  “说说嘛,老爸。人家好奇嘛。”乔麦挽着他的手腕,轻轻的摇晃着,“我老爸当初要相貌有相貌,要工作有工作,只要你愿意,肯定有一大群女人前扑后继的涌上来的。可是,为什么你却选择单过?”

  “我还不是为了你啊!”老乔低头嗔她一眼。

  “你怕找个后妈虐待我和小姨啊?”乔麦仰头眯眸浅笑的看着他,“那你还让我给人去当后妈?”

  老乔轻叹一口气,有些心疼的说,“你和念念不一样,你是小时候有过母爱的。但是念念这孩子不一样,她从小就缺母爱,虽然凌嚣没让她缺过父爱,但是父爱怎么也不能替代了母爱,你至少还有立秋。小麦啊,你为什么选择去当幼儿园老师,就是想和童真的孩子呆在一起,因为孩子是最开心的。老爸也不跟你多说了,总之就是你自己决定吧。不管怎么样,老爸都尊重你的决定。”

  乔麦靠在老乔的肩膀上,很仔细的想着,到底她该怎么做?

  ……

  周一

  乔麦吃过早饭站在公交车站等车去上班。

  “小麦,这么巧啊。”刚上车,便是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一抹故意讨好的味道,“来,坐这里。这里有位置。”

  闻声,乔麦望去,公交车后排的第一排位置,坐着的人不是周云如又是谁?

  这会,车内虽说不是很挤,不过人也不算少了。但是,周云如却一个人占着两个位置,自己坐着一个,另一个则是拿自己的手提包给占着。很明显,这是在故意给她占位呢。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边上就站着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大伯。

  乔麦的眉头浅浅的拧了一下,脑子里面划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沈竟演是小姨公司的员工。然后是,他妈突然之间对她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变,莫不成知道了她和小姨的关系?然后就重新把主意又打到她身上来了?

  要不然,她是真想不出来其他的原因。

  还有,那天沈竟演的车子经过她等车的车站该不会也是故意的吧?还有还有,那天晚上,周云如破天荒的给她打电话了,语气还非一般的和善,这可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所以说,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母子俩想拿她当跳板,然后好让小姨在公司里破格提拨沈竟演了。

  贱人,见过贱的,就没见过这么贱的!

  “小麦,快过来坐啊。”周云如见乔麦好一会都没什么反应,又是朝着她招了招手,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慈和了。但是,在乔麦眼里看起来却是更加的谄媚讨厌了。

  “不用了,谢谢。我站在这里挺好的。”乔麦有往后走去的意思,淡淡的看了一眼,在前面站立。

  “我说这位阿姨,你一个人占着两个位置好意思吗?没没看到有老人站在这里吗?”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一脸抱不平又带着讥讽的看着周云如说。

  周云如一个白眼盯过去,“关你什么事啊!你这么好心有爱心,你倒是把你的位置给他坐啊!车上这么人呢,那前面还是老弱病残孕专座呢,你怎么不去说他们?你这老头也是的,装什么可怜?你是老人,我不是老人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边上的听到她这么说,纷纷开始指责她,“凭什么你一个人占两个位置?你要是自己就一个位置坐着,我们谁都没意见!但是这个位置你从起点站一上车就给占着了,你有不有一点道德心的?”

  “你有道德,你站起来啊!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碍你什么事了?”周云如毫不客气的回过去。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那站着的老伯出言圆场,“我就两站路而已,下一站就下车了。一大早的,吵架对心情不好,都让一步让一步。”

  周云如愤愤的瞪一眼刚才那几个围攻他的人。

  车子很快就到站停下,老人则是下车了。 然后又有人上车,这一站上车的人倒是挺多,同样有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

  整个车也就周云如边上这么一个位置了。

  “请给有需要的乖客让个座,谢谢。”司机按响了喇叭。

  前面有人打算站了起来。而周云如周围的那一圈人再一次有着异样的眼神看身来。

  “阿姨,来,小心点。后面还有空位,我扶着你点,你去坐那位置吧。”乔麦很好心的对着那抱小孩子的中年妇女说,然后是扶着她朝着周云如的位置走去。

  “谢谢,谢谢。小妹,真是谢谢你啊。”中年妇女连声道谢。

  “周女士,把位置给人家坐坐。”乔麦微笑着对着周云如说道。

  乔麦开口了,周云如当然不会不让了。其实她一直这么占着,就是想让乔麦坐的。从乔麦家坐车到幼儿园有十几站路呢,慢点的话,怎么也得要半小时。那这么一直站着,得多累啊!再有一点就是,她和乔麦并排坐着,她还能利用这时间和乔麦拉说说话,聊聊天,拉近一点关系。

  她以前误把珍珠当鱼目,可真是后悔死她了。现在,不管怎么说,也得重新帮儿子把乔麦给追回来。只要是对儿子的前途有帮助的,她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周云如并没有挪坐进里面的位置,而是一个侧身,让人家坐了进去。而她依旧还是坐在外面的位置上,因为这样方便她与站在边上的乔麦聊天啊。

  “小麦啊,这样站着会不会很累?要不然,你也坐。”边说边往里人挪了挪屁股,直接把坐在里面的妇女给生生的挤进不少,腾出三分之一的位置出来给乔麦。

  乔麦淡淡的一笑,“不用了,谢谢。我站着挺好的,挺好的。”

  “你看你,怎么跟阿姨还这么客气又见外呢?”见着乔麦对她一副不冷不热很是生疏的样子,周云如讪讪的说。

  乔麦抿了抿唇,没说话。

  “你工作忙吗?”周云如继续没话找话,“你看你啊,以前阿姨总是要麻烦你的,阿姨也一直没跟你说声谢谢。今天这么巧遇上了,要不然我们中午就一起吃个饭?当是阿姨谢谢你以前一次一次没有怨言的帮助了?”

  “不用了,我中午没时间,要看着孩子们走不开。”乔麦淡淡的说。

  “那你吃过早饭没?”周去如又问,“这么早就要上班,你肯定没吃早饭,要不然一会下车,阿姨请你吃早饭。你……”

  “不用了,吃过了。谢谢。”乔麦有些不耐的打断。

  “这样啊?”周云如略显有些失落的看着乔麦,“那就晚上吧,晚上你下班,我让竟演来接你。你们我们一家三口都没一起吃过一顿饭。”

  边上抱着孩子的妇女,将孩子抱了一只手,靠着周云如这边。而周云如因为顾着与乔麦聊天讨好打关系,浑然没发现自己的手提包是放在两人中间的。

  那妇女将孩子这么一挪移,正好让孩子坐在了她的提包上,也让孩子挡住了乔麦的视线。其实乔麦很不乐意与周云如聊天,所以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向了另一边窗户。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她是想移开一些的,但是,因为一路上上车的人越来越多,而车内也是越来越挤了。

  周云如继续没话找话的与乔麦聊着,根本就没发现自己的包被那妇女划开了,然后很轻松的便是将她的钱夹还有手机给顺走了。倒是坐在后排的那个男的看到了,本是想要出言提醒的,却是被自己的女伴给制止了。

  倒不是助长小偷风气,也不是怕什么。就是看不惯周去如刚才那一副势利又蛮不讲理的样子。这样的老妇女就该给她一点教训。就像现在,摆明了是她在巴结人家,一看就知道人家都不愿意搭理她,她还在那里“吧吧吧”的说个不停。要不然就她这样的市侩老婆娘能不知道自己的钱包被偷了吗?就是大意害的!

  那妇女拿了周云如的钱夹和手机,便是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很快便是到站了,就抱着自己的孩子下车了。

  周云如一见那妇女下车了,赶紧往里面的位置挪去,拍了拍自己的位置,“小麦,坐,你还有好几站路呢?这车上人这么多,站着很累人的。”

  乔麦直接就当没听到,看着另外一边窗户外的风景。

  周云如有些悻悻的样子,然后只见一个身材肥胖的男人一屁股很不客气的就在椅子上坐下。气的周云如直拿俩刀子眼射他。坐在后排的女子见此,抿唇浅笑中。

  三站路后,乔麦下车。周云如也跟着下车。

  本来是说好了,今天凌嚣去接她的,但是昨晚上乔麦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不用去接她了,她自己直接来幼儿园,他则是直接送小丫头来幼儿就行了。凌嚣出于对她的尊重,也就答应了。

  “小麦,小麦,我们聊两句行吗?”乔麦下车后迈步朝着幼儿园方人向走去,周云如赶紧跟上,在她身后喊着。

  乔麦拧眉,止步转身直视着她,“周女士,你想说什么?”

  周云如见她终于跟自己说话了,脸上露出一抹释笑,然后有些自责的说,“小麦啊,以前呢都是阿姨不好。你和竟演也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们感情一直都不错。你知道,竟演他爸走了早,我一个人把竟演拉扯大也不容易。”

  我呸!

  乔麦很是不屑的在心里呸了她一口。就你是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的吗?我爸也是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的,我爸还两个呢。

  “然后呢?你到底想说什么?”乔麦一脸不耐的看着她。

  “竟演知道我不容易,所以对于我的话总是很听的,从来都不会反驳我的话。是我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他一直都是想和你在一起的。但是……”说到这里,周云如顿了顿,声音略显的有些哽,一副慈母忧子的表情继续说,“但是,他为了不想让我不开心,不想悖逆我,所以就算再心痛,再不愿意也只能听从我的话选择与你分手。可是,他的心里一直都是有你的。最爱的也是你。他从来就没喜欢过许浅优,所以,小麦啊,你就别再与竟演生气了,你们和好吧。”

  “呵呵!”乔麦一声冷笑,“周女士,你是在说笑吧?你当我是什么?招之则来,挥之即去?你们说分手就分手,你们说合好就合好?那岂不是所有的好处全都让你们给占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呢?再说了,感情好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这不是你说的吗?我要身份没身份,要能力没能力,对你儿子是一点忙也帮不上不说,还只会拉你儿子的后腿。那你现在又让我跟你儿子和好,就不怕我再拉你儿子的后腿了吗?我只是一个幼儿园的老师而已。可不如他现在的女朋友,有一个部门经理的爸爸。你就不怕你儿子的前途没希望了吗?”

  “谁说的,你不是……”周云如脱口而出,然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嘎然而止,只是用着一脸诚恳的表情看着乔麦说,“小麦,不管你信不信,我这次是真心的。当个当妈的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成天苦闷着一张脸不开心的样子。竟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脸上总是笑容不断的,但是自从我逼着他和你分手后,却再没有过一点笑容了。我看在眼心是疼在心里的。我也想通了,有什么比你们的幸福重要呢?再说了,竟演有能力,还怕工作没前途吗?至于你的工作,小孩子多好啊,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真的,其他的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才是最要紧的。所以,小麦,你就原谅竟演,也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当妈的,你们合好吧。我保证,以后一定对你好,对你像女儿一样的好。”边说边举起一只手,作发誓的样子。

  “呵,”乔麦一声冷笑,还没来得及说其他的,只听得周云如“啊”的一声惊叫。

  周云如举手做发誓时,是用得那只拎着巴巴的右手。然后随着包包也一起举高,猛然间发现,她的包被划开了一条大口。一个急速的翻找,才发现,包里的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手机,钱包,只剩下一包纸而已。

  “该死的,是哪个混蛋,划在破我的包,偷走手机和钱包的!”这一刻周云如似发疯一般的咆叫着。

  她平时出门都不怎么带钱的,挺多也就两三百而已。她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也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也就是买点菜,最多也就是给沈竟演买件衣服了。但是今天不一样,她是有备而来的,是为了她儿子的无限前途努力的。所以,可以说是下了血本的,足足在钱包里放了五千啊!

  她是打算请乔麦吃顿好的,然后再逛个街什么的。

  女人最喜欢的两件事情,一是逛街买衣服,二是吃好吃的。她想,只要把乔麦哄开心了,那她和沈竟演合好了,乔麦的小姨也就是竟演的老板,那不得给竟演更多的机会啊?那肯定是比许浅优那个部门经理的老爸要强吧!

  但是,现在……,却是一下子被小偷给牵了个精光!

  五千啊,那可不是个小数。是她儿子大半个月的工资啊!是她两个月的退休金啊!这一下子就没有了,那能不心疼吗?

  还有手机,那也是千把来块钱啊!

  乔麦看着那一条大口子,也是微微的怔了一下。

  “小麦…… ”周云如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乔麦。

  “周女士,你报警吧!不好意思,我上班要迟到了,就不陪你闲聊了。”边说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五十的递给她,“我能做的只有这样了。至于你说是其他的,不可能。”

  “小麦,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的啊?”周云如见自己说了这么多,又损失了好几千块钱,终果到头来得到的只是这么一个结果。那自然是很不甘心了。拉着乔麦的手就不松手,然后是用着一脸问罪般的眼神看着她。

  凌天康骑着自行车朝着这边而来,远远的便是看到乔麦与一个中年妇女拉扯着。不过很明显是那妇女拽着乔麦不肯放。

  “你干什么呢!”凌天康直接将自行车往地上一扔,一脸阴郁的怒视着周云如,边说边直接一把甩掉周云如拽着乔麦的手。

  突如其来的大动作,让周云如一个站立不稳,往后跌去几步,差一点摔倒。

  “小麦,你没事吧?”凌天康一脸担心的看着乔麦问。

  乔麦看到他的出现显的有些吃惊,这都一个礼拜不见他的人影了。自从上次在大树下吃饭时,他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然后这整个星期就没有来过幼儿园。

  她还以为他不来了,毕竟他可是凌家少爷,怎么可能放着堂堂少爷不当,凌氏那么大的集团公司不去怎么可能来这小小的幼儿园当一个籍籍无名的幼儿园老师呢?

  却不想,在失踪了一个礼拜后,他竟然又回来了?

  “啊,没事。”乔麦反应过来,这才发现他一直拉着自己的手,赶紧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往后退开两步与他之间拉开一定的距离。

  乔麦的这个动作让凌天康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

  周云如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莫名的一推,然后又见两人这么亲密的样子,特别还是这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拉着乔麦的手,还有那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对乔麦有意思了。

  不用说,肯定也是冲着乔麦的小姨来的。要不然,他一个破幼儿园的老师能有什么作为?

  “你个不要脸的男人!敢这么对我?还跟我儿子抢小麦,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周云如拿着自己的包朝着凌天康的头砸去。

  “什么事?需要帮忙吗?”奥迪A8在乔麦身边停下,车窗摇下,露出凌嚣的脸。
溺宠之嚣爷劫个色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nichongzhixiaoyejieges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兵王卡其希希绝品爱神系统凤霸山河妇产科男医生极品小财神非法成婚阳顶天本尊向左爱,向右看魂缘伊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