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我的1979

237、时同事弗同

我的1979 |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 更新时间:2019-01-16 22:45: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无上仙帝超凡传兽医翻滚吧棺人温柔刀汉末辽王血浴翎穿越之带着全城一起富只为与你共枕名模
  看着三五成群的人打她身前过,她明白这些人都是来参加李家葬礼的。

  她看到桑永波正在前面指挥交通,凡是进来的车子,全部开进麦田里。

  很多人拖着麦秆草,不停的往麦田铺,以避免车子陷落进去。

  村里人很少有种地的了,大部分的田地都给了外村的亲戚朋友种,有不少人一大早过来过来看田,生怕雨水把田给淹了。

  麦田被这样糟蹋了,不但没有生气,还主动拿铁锹放水,帮着铺麦秆,李家是本地大户,这点面子他们是要给的。

  何况,李和在本地捐资助学,搭桥修路,大家或多或少是得过好处的。

  桑永波把手里的帆布包拉开,掏出来钱,数也没说,就往大家怀里塞,“不能白糟蹋,该咋咋的,都拿着。”

  他虽然现在不种田了,可是村口的这些田是谁家的,谁在种,他都门清。

  不管是谁家的,糟蹋了就要赔钱,天经地义。

  财大气粗,拿钱不当钱,挨个往大家手里塞。

  当众拿钱,大家还有点不好意思,可看桑永波这劲头,不接钱好像要恼似得,还是接着了,每个人少数也拿了几万块,喜不自胜。

  哪怕整块地,一年的收成也没多少,刨掉种子农药化肥,更是所剩无几。

  潘应还没到李家门口,老远就听见了震天响的唢呐声,及至到门口,看到五六十人坐在门口的棚子里正鼓着腮帮子吹唢呐。

  令她奇怪的是,这群人的搭配很怪。

  有年轻人,有老头,有中年甚至还有女人,有的穿的土气,一看就是专门吃白事这碗饭的,有的穿着白衬衫,系领导,油光蹭亮皮鞋,看着倒是像老师,其中两个女人打扮精致,穿着长裙,在里面更是显得出众。

  何舟正无所事事的站在门口抽烟,眼睛盯着李家大门的右墙根脚那边。

  潘应戳戳他道,“看什么呢,他们怎么了?”

  他老子正在跟两个戴着眼睛的中年人在那站着,好像吵架似得,两个中年人耳红脖子粗的,不停的跺脚,好像受了她老子侮辱似得。

  何舟吐个烟圈道,“李大爷活着的时候喜欢唢呐,李叔就满地方张罗找会吹唢呐的,河两岸的,包括对面信阳的,都拉过了不少,后面找着找着,把人家学校的声乐老师都接过来了,也没跟人家细说是做什么,结果人家下车一看是丧礼上吹。

  人家说什么也不干了,说出去多丢人啊,怎么着人家也是高级知识分子、声乐专家。

  这不,你爸正跟人家交涉呢。”

  潘应道,“这太不靠谱了吧。”

  眼睛不眨的看着她老子的那个方向,看到她老子从手里的包抓出来一沓钞票,往两个人口袋里塞。

  不一会儿,两个中年人鼓着腮帮子加入了唢呐合唱团。

  一拨接着一拨的人往李家进,桑永阳、郭冬云、王子文、于德华四个人站在院子里迎接寒暄。

  何舟自觉在这里有点碍事了,对潘应道,“这里我帮不了什么忙,就先回去了。”

  潘应一把拉住他,问,“不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走吧,太吵了。”唢呐的声音太大了,何舟听得费力,说的也累,带着潘应往自己家方向走。

  李家这边潘应确实帮不上,只得也跟在了何舟后面。

  何舟一边走一边道,“昨个夜里,我妈给我打的电话,然后我就让佳伟开车,跟他们一起回来的。”

  这个暑假他还是跟往年一样在老娘的单位做暑期工,不过却换了岗位,这次不做搬运工了,而是变成了一个骑着电动三轮车的快递员。

  一样的起早贪黑,一样的泪如狗,不同的是,做快递员没人权,秉持着客户第一的原则,被骂成狗也不能反驳一句。

  天空中不时的有轰隆隆声,一架架的直升机落地后又飞起,都飞向了河坡的方向。

  何舟道,“乖乖,河坡又从哪里来那么多直升机,不是说有航空管制吗?打哪一下子来这么多?”

  潘应道,“从夜里到现在就没停过,我估摸着少数有一百多架,你看看现在才八点多钟,到下午估计还有更多呢。”

  何舟再次点着一根烟道,“瞧不出来啊,李叔的场面挺大啊,这么说吧,刚刚那么一会,中国富豪榜上的人,我都见着五六个了。”

  路口上,房前屋后,全是人,有聚在一起抽烟的,有聊天的,三三两两。

  潘应指着他们,低声道,“压根没有一个是普通人,瞧瞧,有哪个普通人能开直升飞机,出门带这么多保镖的,还有秘书、司机,没有一个简单的。”

  何舟点点头道,“还真是,看着都挺眼熟,名字我倒是不知道。”

  两人站在村口,看着有车子开始开出村子。

  临近中午,村里的车子走了一半。

  李沛和李览等人回来了。

  潘应发现才这么一小会,人家送的挽联已经从蜿蜒到了村口。

  到堂屋的时候,李家大大小小的跪坐在两面墙边,各个神色憔悴。

  齐华走过来对李和道,“李先生,何书记要走。”

  话音刚落,何军走了进来,蹲在要起身的李和跟前,温和的道,“老朋友了,不用客气,我下午有个会议,我先走,你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李和点点头,“那我不送了。”

  来的人太多,他应付不过来,索性都不应付了,好在齐华、郭冬云她们对他的朋友圈不陌生,能够做好人事接待工作。

  何军走后,李兆辉揉揉红肿的眼睛,进了堂屋,对李和道,“你去厨房吃点东西,你不吃东西哪里行,三天呢,别撑不住。”

  听到哥哥过世的消息,夜里就从省城匆匆返回来了。

  他想不到哥哥会走的这么急。

  李和吐着烟圈道,“我不饿。”

  李兆辉道,“你不吃,我无所谓,孩子们得吃啊,你不带头,谁好意思吃。”

  李和看了看李柯和杨淮等人,摇摇头,去厨房吃了点东西,三两口扒完后,继续在堂屋坐下。
我的1979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wode1979/,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六月雪豪门重生之名门婚宠全职修真高手骑马钓鱼睡美人醉不乖空间重生之商门影后病宠成瘾闪婚后爱之娇妻难为情天碧箫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