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我曾爱你执迷不悔

第54章 Adolph的真实名字

我曾爱你执迷不悔 | 作者:彤飞 | 更新时间:2018-05-23 09:35: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玖九我的灵异女友樵苏罗网——孤岛逃脱西门傲天0重生之再开始森森莫里垭蒂一叶知秋爱猫咪的小樱
我愿意。

  这个本来应该说在婚礼上的词,宋暖说了两遍,第一遍是在与褚俊轩的婚礼上,她满怀着对婚后生活的憧憬,说着我愿意,结果现实却将她的美梦狠狠拍醒。

  第二次。她原想留给Adolph,她想最后一次相信爱情,相信婚姻,结果Adolph失踪了,她说给一个连容貌都不知道的楚家家主。

  就在她发送短信后的一分钟,Adolph给她打电话,心灰意冷的宋暖一点都不想接,但是手机固执的响着,宋暖决定接了的时候,却安静了下来,她想了想。不能像电视里那样不听解释,她回拨回去,结果却听到已关机的声音。

  宋暖觉得她要被Adolph逼疯了。

  短信发送之后。宋暖其实有些后悔,但是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同意,因为她真的,没有退路了。

  没多久,房间里进来几个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装,黑超覆面,宋暖心里一惊,就连为她换药的小护士都吓得哆嗦,颤抖着说:“这里是医院,你们要做什么?”

  “出去。”为首的男子对小护士挥挥手。那小护士抱歉的看了看宋暖,就立刻飞奔出去。

  宋暖看着他们,尽量镇定的说:“你们是谁?”

  “太太,您好。”男子对宋暖俯身行礼,“我们是江城楚家的人,敝姓楚,是楚家家生子。现在接您回江城楚家。”

  宋暖皱眉:“可是我凭什么相信?”

  “太太,家主的结婚邀请既然您已经收到了并且同意,那么您就是楚家的主母,这几天要在楚家老宅居住,择日完婚,因此,我们特地过来接您。”

  “我可以跟你们走。”宋暖道,“但是Einzig面临抄袭被指控的事情,你们是否可以帮忙?”

  “没问题。”那个人拨了电话。说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没一会儿,宋暖的手机响了起来,来自聂临秋,她连忙接起来,就听到聂临秋道:“宋总,刚刚伯爵的人打来电话,说决定撤诉,为什么?那证据还需要收集吗?”

  宋暖心里惊涛骇浪,江城楚家,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一个保镖样子的人,就可以号令国内前三的香水品牌,她这样的进去,会不会尸骨无存?

  “聂临秋,证据你继续收集,届时我们要反告他们诽谤,还有,那个调换配方与制作过程的人一定要揪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捣鬼。”

  “好的宋总。”聂临秋道,“你那边有人照顾你吗,要不要我过去?”

  “不用了。”宋暖迅速拒绝,“我这几天都有事情,你不要过来找我,有事可以打电话。”

  “好吧。”聂临秋叹口气,挂了电话。

  得知Einzig保住了,宋暖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对待面前的这些人,也多分好感,她笑着对他们道:“我前些日子出了车祸,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有劳你们了。”

  “太太不必客气。”

  他们很快就推过来一辆轮椅,扶着宋暖坐上去,尽管动作非常轻柔,但是依然让她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宋暖跟她们上了一辆低调奢华的宾利慕尚,后面跟着各式豪车,像是风光迎娶的车队一般。

  这一切都被宋瑜看在眼里,她站在医院对面的居民楼里,保养良好的指甲险些全部折断,她道:“为什么动真格的,竟然真的将楚家的人引了过来?”

  穿风衣的男人却非常淡定,声音依然冷漠:“不必着急,好戏还在后头。”

  “怎么能不着急,宋暖一转眼成为楚家主母的话,还会有你我的好日子过?”宋瑜拧眉道。

  男人笃定:“但她成不了楚家主母。”

  “什么意思?”宋瑜不解。

  “江城楚家的祖训听说过吧,一生只得娶一位妻子。”男人不知是不是胜券在握,竟然有耐心给宋瑜解释,“演变到现在并没有那么死板,但是楚家的人,却不可以同时与两个女人有牵扯,否则,就会被逐出楚家。”

  “你是说,宋暖的姘头,是……”宋瑜有些震惊,没有想到,那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竟然是这么高的位置。

  “所以,这是个两难的选择题。”男人平淡道,“我调查过你妹妹,她看起来非常坚强,但是对于爱情,却脆弱不堪,她对于楚逸,爱的挺深。如果楚逸这次否认了这封结婚邀请,你的妹妹一定会非常痛苦,如果他承认了,那么他就会被迫离开那个位置。你猜,他会怎么选择?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我依然有办法令他从那个位置灰溜溜的滚下来。”

  “呵呵,有趣。那个楚逸,就是Adolph?”宋瑜轻轻笑了起来,随即越笑越大声,“宋暖,哈哈,我倒要看看,你选择的男人到底是要你,还是要权势地位。”

  此时宋暖对于这一切一无所知,她还在想办法问明白楚家家主是什么样的人。

  “太太,等您跟家主见面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楚林霆被问的一脑门汗。

  “那为什么要给我发结婚请帖呢?”

  “太太,家主做事我们一向不可以干预,并不知情,因此他为什么发给您,我们也想知道。”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家主令一出,我们都会收到通知。”

  “那你们家族里,是不是有个叫Adolph的人?”

  “A……A什么?”

  “算了。”

  宋暖看着楚林霆羞窘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楚家家主的保镖这么可爱,想必家主也会很好吧?

  江城楚家在非常远的地方,宋暖走到郊区的时候,就被转移上了直升飞机,楚林霆虽然性格有些可爱,但是做事非常细心,竟然在直升机上配备了一名私人医生,以便照顾宋暖。

  就在宋暖离开这座城市,即将到达江城的时候,Adolph落地了。

  因为为了尽快处理好玛格丽特家族的事情,Adolph将他的人手都召集到了美国,但是留了人手保护宋暖,但是一落地,他就收到了各种消息,其中包括宋暖出车祸的事情。

  风尘仆仆的Adolph握着手机的手一紧,心里的内疚无以复加。

  对不起,我来晚了。

  Adolph急匆匆往医院赶去,但是在半路的时候,突然收到了楚林霆的电话。

  “家主,我们已经接到了太太,是否将她安置在您居住的院子中?”

  “什么,太太?”Adolph第一反应就是玛格丽特在捣鬼,语气非常不好。

  “家主,您不是动用家主令,向太太发出了结婚邀请吗?”楚林霆纳闷道,“之后我们一直没收到您的消息,但是太太已经回复了同意,之前我们连夜赶到,因此正好将太太接回家中。”

  Adolph额头上青筋蹦起:“太太,是谁?!”

  “额,宋暖太太啊。”楚林霆一头雾水。

  Adolph的心咯噔一下。

  楚林霆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背着宋暖,因此他挂断电话的时候,宋暖就问他:“楚林霆,怎么了?”

  “家主是不是失忆了?”楚林霆很有想象力,“刚刚他竟然问我太太是谁。我说了你的名字,结果他直接把电话挂了。好奇怪,家主从来没有这样过。”

  宋暖好像被他传染了一样,有些不安起来:“那怎么办,对了,我听说你们家主是个活了几百岁的人,是真的吗?”

  “噗……太太,您的想象力真是。”楚林霆笑了起来,摘了黑超的他并没有先前那么冷酷,长相甚至有几分可爱,“想必是家主一时忙忘了,等他想起来就好了。”

  宋暖默,这个话说的,她是阿猫阿狗吗?

  就这样,宋暖乘坐了直升机到了江城,一个据说有千年历史的城市。

  因为三面环山,易守难攻,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虽然经过许多场战役,但许多古迹保存完好。

  宋暖从未来过江城,因为这里并不出名,除非是历史迷,否则一般不会有人想来这里旅行。直升机直接穿越了普通居民区,往半山飞去,等过了十分钟,才在一个巨大的平台上停下。宏农双扛。

  宋暖被楚林霆与另一个保镖抬下来,看着半山腰上的建筑,宋暖只觉得一股世家底蕴扑面而来。

  在她面前的建筑,简直可以用园林来形容。

  外墙是高三米左右的白色黛瓦墙,环绕山坡如同游龙一般,依稀透过墙头,可以看到里面的屋檐,雕梁画栋,美不胜收。

  这座园林简直可以称得上瑰宝。

  “这就是楚家居住的地方?”宋暖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是的太太。”楚林霆推着宋暖的轮椅车,沿着汉白玉砌成的道路蜿蜒而上,一边介绍,“这里是楚家历代居住的地方,非常隐秘,且有卫星干扰设置,即便是卫星都不能准确定位。楚宅占地两千余亩,这座山整个都属于楚氏,太太若是想逛的话,有许多景致,四季都可以欣赏,届时可以让赵嬛带你去看。”

  有道是盛世玉藏,楚家竟然奢豪到用汉白玉来铺路,其财力可见一斑。占地两千余亩,宋暖算了算,她的大学占地一千八百亩,竟然比她整个学校还要大。

  楚家不愧是从明朝就建立起来的世家大族,这等财力,宋暖一辈子都无法企及。

  宋暖觉得自己彻底成了土包子,来时候还在想,是不是楚家家主在利用她,但是看了这些建筑之后,宋暖觉得她丝毫没有可供利用的地方。

  进门的时候,楚林霆在监控下出示了身份玉牌,又验证了视网膜,才准许放行。

  推开朱红雕漆大门,宋暖踏入了楚府。

  在进来的时候,楚林霆接到了家主的电话,告知他将宋暖安排到他的卧室,并且嘱咐任何人都不得看到宋暖,他马上就会赶回来。楚林霆挂了电话笑着说:“看吧,家主想起来了,还让我们守着你,免得被人欺负了。太太,家主看起来是真的喜欢你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说我不知道你相信么?”宋暖无奈。

  楚林霆对此,挠了挠头。

  一路上,山水花草,假山回廊,美景令人目不暇接,既有小桥流水细腻婉约,又有梅兰竹菊铮铮傲骨,不同的风格杂糅到了一起,却呈现出一幅幅美如画的风景。宋暖看着,恨不能拿出相机来拍下来,这简直可以称得上文化遗产了。

  楚林霆非常骄傲,笑着给宋暖介绍:“这里是明朝永乐帝年间的工部尚书吴中主持建造,据说永乐帝为了感谢先辈家主的拥立之功,特地调了吴中并三万能工巧匠花费三年时间建造出来的。”

  走到最后,宋暖已经有些麻木了,她开始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仇富了,因为这种富裕,确实令人艳羡。

  不过她倒没有仇富的想法,她虽然迷恋风景,但还是想尽快看一下楚家家主到底是谁,为什么娶她,能不能打听出Adolph的在哪里。

  家主的房间虽然也是古色古香,但是却多了几样现代化的电器,不过是巧妙的将古意与现代结合在一起,因此风格并不突兀。

  床是中式黄梨木大床,可以并排躺下十个宋暖,楚林霆送到门口就没进来,宋暖是由赵嬛抱到床上的。

  赵嬛原本想让宋暖躺在贵妃榻上,但是由于楚林霆坚持,才不甘不愿的将宋暖送到床上。

  宋暖看着赵嬛不情愿的表情,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不过她初来乍到,还是不要跟这里的人起冲突才好。

  “您虽然是我们的太太,但毕竟还没有成婚,因此还请你注意影响,不要做出让家主丢失脸面的事情来。”赵嬛毫不留情将她一顿说道。

  宋暖皱眉道:“好的,我知道了,我就呆在这里,等你们家主回来,如果没事的话,你可要出去了。”

  赵嬛被噎了一下,脸色更加不好,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就离开了。

  宋暖躺在舒服的中国风大床上,还是没忍住自拍了一张,只是拍完之后,却没地方可以发,只能自己欣赏了几遍,才关了手机。

  这一天虽然奔波,但是宋暖却没有感觉到伤势加重,反而伤势因为私人医生换了药的缘故,有明显的好转。

  不过到底是病号,她躺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困,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梦间,宋暖似乎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她立刻惊醒了过来,才发现天色已经不早,房间慢慢暗了下来。

  楚林霆在外面道:“太太,您有想吃的东西没有,我让厨房给你做。”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你们做什么,我吃什么就好。”

  赵嬛走了进来,脸上带着讥笑:“宋小姐有所不知,我们楚家开饭一向是家主想吃什么,几位少爷想吃什么就吩咐下去的,宋小姐若是没有吩咐的话,厨房今天就不会做了。”

  宋暖被她不阴不阳的态度弄的有些过火,直截了当道:“你是不是喜欢你们家主?”

  赵嬛的表情果然有些变了,随即掩饰道:“你不要诬赖人,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们非亲非故,有没有什么陈怨旧账的,你对我这么不冷不热,只能是我碍了你的路。”宋暖轻笑一声,她从来都不是轻易被人欺负的人,“既然家主令是发给我的,那么我就是楚家的夫人,即便没有成婚,也是板上钉钉,赵嬛,你觉得,我如果在晚上的时候,给家主吹一吹枕边风,你会怎么样?”

  “你!”赵嬛气急败坏道,“我就知道你这样出身的人,一向没有教养,就知道来威胁人!”

  “出身?”宋暖更加好笑,“请问你的身份大概是古代侍候主子的大丫鬟吧?你跟我讲出身?赵嬛,我要吃满汉全席,你去吩咐厨房吧。”

  “你,你不可理喻!”赵嬛气的脸都红了,恶狠狠的表情像是扑过来要咬宋暖。

  宋暖压根不怕她这样的,她吩咐完之后,就闭上了眼睛,听着赵嬛气急败坏离开的声音,觉得这里的日子真的很难熬,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她该怎么适应。

  刚来第一天,就跟与家主亲近的保姆撕破脸,以后的日子她会好过么?

  她刚才用来威胁的话,其实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她跟楚家家主,根本毫无感情。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楚家家主,是个容易相处的人。

  想到Adolph,她又难免一阵心痛,你到底在哪里,我需要你的解释,才可以好好跟你说再见。

  楚林霆在门外小声叫宋暖,宋暖应了声,问他什么事。

  “太太,你不要介意赵嬛的态度哈,因为她母亲是家主的奶娘,所以她从小就觉得自己身份很高,其实我们都不大喜欢她这样,家主也不会偏心她的,真的。”

  宋暖听了又是一阵笑,觉得这个楚林霆还是蛮可爱的,因此笑笑说:“没事,我不会往心里去。”

  “嗯,好来。”楚林霆应了,又道,“那太太真的想吃满汉全席吗?要吃上的话,大概得半夜了,而且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

  “我逗赵嬛的,你去跟厨房说一下,就做几个清淡小菜就行了,不需要太多。”

  “我知道了,太太。”

  宋暖是在吃饭的时候,听到楚林霆说家主回来了,她一个激动,筷子没拿稳掉到了地上,又惹了赵嬛一个白眼,不过宋暖没心思去顾及她了,整颗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上,剧烈的心脏跳动声,她耳朵都可以听见。

  随着脚步声渐渐逼近,宋暖转头,却突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来人。

  那人一身风霜,看着消瘦了几斤,显得轮廓更加立体深刻,恍如雕琢的五官俊逸非凡,如墨的眸子情绪翻涌,直直的看向宋暖。

  “Adolph……”宋暖念着他的名字,却觉得他仿佛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眼泪慢慢弥漫上来,宋暖连忙抬手擦掉,但是止不住的眼泪涌上来,滚落眼眶。

  她没有想到,他们再次见面竟然是这种情况,她是楚家家主用家主令将要迎娶的太太,而Adolph则是楚家家主。

  她几乎想跳起来问Adolph到底玩的哪一出,但是她身上的伤却清楚提醒着Adolph曾经的缺席。

  “赵嬛,楚林霆,你们都出去。”Adolph吩咐。

  “是,家主。”赵嬛不死心看了一眼Adolph,却发现他一个眼神都没给自己后,不甘心的离开了。

  宋暖张了张嘴,有太多的话想问他,但是临到嘴边,却一句都问不出来。

  “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惑,但是我会讲给你听。”Adolph脱下外套,挂好,然后走到宋暖身边坐下。

  宋暖只能傻傻的点头。

  “如你所见,我是楚家这一任的家主。”Adolph望着宋暖,温柔道,“我的名字是,楚逸,飘逸的逸。”

  原来他的名字叫楚逸,非常好听的名字呢。

  而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得知了他的名字,真是让人感觉世事无常。

  “我这些天去了德国,去处理一些事情。”楚逸犹豫了一下,依然开口道,“是关于以前我的婚姻选择对象,玛格丽特家族的小姐。”

  宋暖心微微酸痛,原来她看到的照片并不是假的。

  “因为家族传承几百年,其实已经出现了问题。具体是什么,我并不能告诉你。并非隐瞒,而是除了家主,任何人都不能知晓。”楚逸道,“长老分成了两派,一派守着现状,一派决定寻求新的发展途径,自我父亲那辈开始,就已经有了这个意识。”

  宋暖大概能听的懂,毕竟管理了这么久的Einzig,许多管理上面的东西她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

  “我母亲是中德混血,父亲在德国留学的时候结识了她,她同时是玛格丽特家的外亲,玛格丽特家族是德国老牌的家族,与楚家正巧门当户对,因此,他们有意让我们结合。”

  宋暖心里微微一紧。

  楚逸伸手握住宋暖的手,温暖的体温驱走了她的寒冷,继续道:“但我并不会娶她,虽然跟她结婚可以带来诸多好处,但我已经有了你,就一定不会再做背叛你的事情,无关祖训,这是我对你的心。我原想告诉你,但是怕你胡思乱想,所以独自去解决。玛格丽特·碧莲她性格暴郁,手里沾过人命,对于她不喜欢的,一贯会找办法除掉,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你的存在,用你来威胁我。我的手机那段时间被她监控,因此不能与你联系。”

  “啊,我的天。”宋暖惊呼。

  “不过事情已经解决,过几天,玛格丽特家族会发布声明,宣布婚约无效。”楚逸道,“抱歉,是我一力隐瞒了所有事情,连你出车祸的消息,都不知道。抱歉。”

  宋暖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再次汹涌,但她很快就控制住了。

  事到如今,真相大白,宋暖知道自己错怪了楚逸,但是回想起来,这一路太过心酸。

  “你不要对我说抱歉,这样我也有抱歉的地方,因为我这段时间,反复的怀疑,不信任你。”宋暖说完,想起结婚邀请的事情,又问道,“那结婚邀请是怎么回事?应该不是你发给我的吧?”

  “嗯。”楚逸承认,随即脸色凝重起来,“我身边,应当是出现了叛徒。”

  宋暖只觉得今天过得心惊肉跳的,连忙道:“叛徒,那怎么办?会不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我真的很没用,感觉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

  “暖暖,你已经很好了。”楚逸伸手轻轻抱住她,“你比其他女人,都要优秀百倍,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成长到令我也瞩目。”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宋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在得知Adolph就是楚逸等于楚家家主后,宋暖心里其实有些沮丧的,因为她根本就配不上他,这么一想,就越来越沮丧:“我连Einzig都保护不好。”

  “是我缺席了。”Adolph道,“之后我会与你一起,将她重新打造好。”

  “嗯,好。”

  两人吃完饭之后,Adolph就一把抱起宋暖,轻轻放到床上,鼻尖与她相碰,低哑着声音道:“我这些天一直在想你。”

  虽然两人解开误会,但是宋暖却不想这么原谅他,冷哼一声,别过头去,道:“看电视的时候,我其实最烦这样的场景,男主有什么事都是自己去做,什么都不对女主说,没想到你也这样。”

  “冤枉啊老婆大人。”Adolph语气带笑,“这次事态紧急,我当时收到消息,玛格丽特已经准备好了直升机来中国见你,我急着去拦他,因此没时间解释。”

  “那你以后不准再隐瞒我什么,听到没?”宋暖非常不喜欢这种被隐瞒的感觉,因为虽然她不强悍,但是她明事理,只要解释,她愿意去相信。

  “好,我知道。”Adolph又重新将话题转了回来,擒住的她的唇,用力地吻下去,唇齿相交间,逸出一声呢喃,“我想你,暖暖。”

  “我也是。”宋暖微微颤抖的接受着Adolph炽热的吻,闭上眼睛,只觉得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隔阂与心痛都融化在这个吻里。

  仿佛一把火点燃了干枯的草原,她的身体很快就热了起来,不自觉蜷缩着,想要渴求更多,只是不小心呼吸的时候牵扯到痛处,顿时嘤咛一声,清醒过来。

  Adolph连忙道:“是伤口痛么?”

  宋暖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不过Adolph却非常关心,细细问了宋暖的病情后,温柔道:“赶快好起来,暖暖。”

  “我知道。”

  做不成喜欢做的事,两人只好盖着棉被纯聊天,宋暖跟他讲了她这些天以来发生的事情,Adolph都有认真听着。

  在听到宋暖出车祸的时候,他握着宋暖手的手微微收紧,眼里划过一丝狠厉:“我会找人查清楚的。”

  “先别说我。”宋暖想起吃饭时候两人讨论的事情,“你不是说你身边人有背叛者吗,你还不赶快找出来?”

  “不必担心我。”Adolph吻了吻她的嘴角,“我会按兵不动,引蛇出洞。”

  “好吧。”宋暖知道Adolph一向谋略过人,因此只能嘱咐道,“不管怎样,你小心,如果我可以帮什么忙,你一定要告诉我。”

  “好。”

  宋暖说了许多话,有些口干舌燥,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她说出来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听楚风说,你的名字只有你的妻子可以知道,你为什么告诉我?”

  Adolph轻笑:“因为我想让你做我的妻子。”

  宋暖的脸不争气的又红了,Adolph突然变成楚家家主的事情对她冲击很大,让她一时间没有心情去考虑他缺席这么多天,她不应该轻易原谅,也没有考虑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话。

  她每次都是这样,很难爱上一个人,但是爱上的时候又全心全意,宋暖在与褚俊轩离婚的时候曾经决定不会再考虑爱情这个东西,然而跟Adolph在一起后,宋暖下定决心,如果这次不能跟Adolph走到最后,那么她从此以后一定不要再爱了,哪怕孤独一生。

  然而随之宋暖又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这么神秘,名字也是,你知不知道外界有传闻你是个老头子,还有说你是妖精的。”

  “因为我的名字关系到江城楚家的兴衰。”楚逸喟叹一声,道,“你知道,楚家立足近千年,为何一直荣宠不衰?在于每次楚家都做了最正确的决策,但是这并不牢靠,楚家的东西,多少人在虎视眈眈。所以我不能现于人前,其实我还有一个化名,相当于两个身份,平日都是用那个身份奔走,但是遇到你的那天,我却不想告诉你这个名字。”

  “所以,你告诉我了你的德文名字?”

  “嗯。”Adolph轻轻吻了她一下,“因为我从第一次见你,就觉得缘分天定。”

  而不待宋暖消化完全,Adolph又道:“虽然结婚邀请有些阴差阳错,但这也是我的本意,宋暖便是我楚逸的妻子,戒指拿出来。”

  “嗯?”宋暖不明所以,随即脸红,“你怎么知道我带在身上。”在决定签署结婚邀请的时候,宋暖就将戒指从手指上摘了下来,但是却没舍得扔,因此一直在身上。

  Adolph笑着道:“上次是我没有补完仪式,这一次,不论如何,我一定要与你在一起。”

  宋暖觉得一遇到Adolph,她所有坚强的壁垒全部碎掉,她告诉自己不应该这么好哄,但是感情却违背理智将手伸了出去。

  就在Adolph拿着戒指要给宋暖戴上的时候,楚林霆突然在门外喊:“家主,楚轩召集了长老,质控家主触犯了楚家祖训,因此需要自辩以证清白。”

  Adolph无奈,竟然这么快就跳脚,还真是迫不及待。他头疼的说一句知道了,对上宋暖也有些无奈的眼神,笑着道:“无妨,我先将戒指与你戴上。”

  说着他便真的低眉敛目,将戒指戴在了宋暖身上。

  宋暖感受着指尖的重量,抿嘴笑了一声,然后将戒指轻轻也戴在Adolph的指尖,笑着说:“以后,我该叫你什么?”

  “Adolph,逸都可以。”Adolph眉眼含笑,“不过我更喜欢你叫我,老公。”

  “老……逸。”宋暖努力了一下,却没有叫出来,倒惹的Adolph笑了起来,“老逸是什么称呼,不过不急,暖暖,我等你。”

  “好。”宋暖与他伸手交握,只觉得心脏都要融化掉了。

  楚逸牵着宋暖的手,往外走去,他的步履从容,身上的气势却节节攀升,有种古时候大家族家主的容华气度,宋暖虽然觉得陌生,但想到刚才两人互换戒指的场景,又默默将这种陌生消除。

  但是宋暖却没有发现,虽然她在他旁边,并非容貌倾城,身材完美,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柔中带刚的气质与楚逸相得益彰,如同皎洁之月,在他身侧。

  两人出门,上了停在院中的形状怪异却一望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概念性车子。

  “这个车子是光能驱动,但却比市场投放的那些光源车要好上太多,是家族里面的人研发出来的。”楚逸为她解释。

  宋暖点点头,技术改变世界,这句话当真不假。

  宋暖一开始还奇怪为什么在家里还要坐车,但是等到车子都走了十分钟才到的时候宋暖发现,如果步行过来,起码要一个小时。

  “到了,暖暖。”楚逸先下了车子,然后伸手将宋暖牵出来,在楚林霆及几个黑色西装的保镖带路下,走进了一间非常古朴的屋子,屋檐下方有一方横匾上书祠堂二字,字体苍遒有力,入木三分。

  “这字为太祖所赐。”楚逸只解释了这么一句。

  楚林霆听到了,落后几步,偷偷给宋暖讲:“这里是议事的地方。”

  宋暖点点头,示意明白。

  走进祠堂,宋暖就看到了许多人,分成两边坐着,中间空出一个黄花梨木椅子,非常宽大,似是家主坐的。

  大堂中站着一个年轻人,长的只能与帅擦边,此时正一脸兴奋,在看到楚逸他们进来的时候,眼睛又是一亮。

  楚逸从容到了主位上坐着,又将宋暖安置在他的右手侧,轻轻开口道:“半夜三更,诸位长老不去休息,怎么被一个毛头小子召集到了这里。”说着,又抬眼看了站着的那个人,“你是哪一支?”

  “我,我太爷爷与你太爷爷是兄弟。”那个人脖子一梗,极为傲气道,“我叫楚珅。”

  “太爷爷那辈,难得你记得这么清楚。”楚逸不在意的说了句,之后又道,“你今日兴师动众将长老们都请了过来,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情,就别怪我用家法处置你了。”

  宋暖一直默不作声,端坐在椅子上,充当背景,她不明白状况,自然不会轻易开口,不过她的伤口这样坐着有些疼,但她还是强忍住了。

  “我自然不会无的放矢。”楚珅环顾四周,行了礼道,“各位长老,小子打扰你们了,但今天实在迫不得已,因为我听闻,家主用家主令发出了结婚邀请,而那个女人就是家主身侧这位,但众所周知,上一任家主有意与德国玛格丽特家族结为姻亲,两家关系一直都是默认状态。那么,家主如今所作所为,是否是违反了楚家祖训,按理应当剥夺家主之位,逐出楚家,不得姓楚。”

  宋暖听到后心里一紧,但是面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她相信楚逸的能力,就如同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

  “哦?”楚逸笑了声,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令楚珅抖了抖,“你也说只是默认,但并无凭证,我与玛格丽特家族,从来都是单纯合作关系,而非你说的有意联姻,因此,恕我不能赞同你的污蔑。”

  “但是玛格丽特小姐对你青睐是众所周知,各位长老想必看到过,之前德媒报道玛格丽特小姐联姻的对象是家主,既然已经过了明路,以我楚家的信誉,一定要践行到底的。”楚珅得意洋洋,“那么,我请各位长老见证,家主触犯了祖训!”

  一名长老开口问道:“家主,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楚逸皱眉,“但媒体报道一向不实居多,用这个来做凭证,未免太过草率。”

  “我这里有证据!”楚珅更加得意,“这里是玛格丽特曾经的采访,她亲口告诉大家,他们很快就会成婚,但是家主一直没有否认。”

  长老们将这个报道与视频轮番观看,又找了翻译过来,证明确实不假。

  楚逸的脸色虽然依然从容,但是在场诸位都看出来,他已经是强撑着,他深深看了一眼楚珅,道:“你倒是神通广大,这个都能弄到手。”

  楚珅还是有点脑子,立刻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只是恪守祖训罢了,楚家传承千年,不能断送在家主手里。况且,你身边这位,已经结过一次婚,按说不配成为楚家主母,因为家主历来娶的,都是未婚处子,如此才可以保证主母一心一意,如果主母一直惦记着之前的丈夫,难保她会不会将楚家的秘密告知外人。”

  一名长老佯作叹息一声,可惜道:“家主,事已至此,我们不得不动用家法了。”

  宋暖不知道楚逸在下什么棋,但是楚逸从来没有这样被围攻过,他一直是高高在上的。而现在,她也成为了他被攻击的理由,肋骨处隐隐作痛,宋暖简直要急出一头冷汗了。

  “且慢,我有证据证明,只不过现在还没拿到手。”

  “家主,我劝你还是不要强撑了。”楚珅冷嘲一声。

  “家主既然有证据,不妨我们在等几天?”另一名长老脸上的担忧不似作假,“毕竟家主即位以来,做出的成绩有目共睹。”

  “是啊,应当给家主证明的时间。”

  先头说话的一名长老急了:“但是家主犯错已成事实,在这段时间内,家主是不是应该从家主的位置上下来?”

  他这个话得到了一部分人的支持。

  楚逸皱眉,最终叹息一声:“就依长老们,我暂时离开家主之位。”

  楚珅闻言,终于得意的笑了起来,却没发现,楚逸望着他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我曾爱你执迷不悔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wozengainizhimibuhu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苏意安青妃传第七任新娘冰柠微微痛会教我忘记你花晓同七年情难痒高冷老婆不好惹腹黑贵少缠辣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