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心魔

第二百三十四章 怎么死的

心魔 | 作者:沁纸花青 | 更新时间:2020-02-14 17:41: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妃谋之美人有毒有只好章鱼寒寂之下的幻想情非缘浅孙暄一只娘子出墙来逆天狂女之盛世傲妃海上之梅小企鹅的肥翅膀、奔放的诗人
  那老者说话虽然狂妄神异,但条理也还清楚。那么他既然提到了这个“这”字

  应决然便顾不得许多,先只问一件事这些日子外面是否曾有人来过。

  这话问了,刘老道与于濛看着都讶异。然后才如实告他,的确有人来过的。

  他们来了此地之后第二日便有道士前来。且是飞着来至少是一个化境。但化境的道士虽然能飞,却也吃力。如此说那道士的境界应该还要再高明些。他们在雾里自然看不到,在雾外的鼠精与兔精却看得到。那道士竟像是个瞎子,眼见着林中这么一大片迷雾却无视了,昏头昏脑在林中乱撞。乱撞一气之后又离开,像是寻而不得。

  应决然就记起了老者在夜里与他说的话说只怕他们这些人是道统放出来的饵,引诱那李云心打开禁制。如今将他们圈禁此处可以避免给李云心添上许多麻烦。

  此时知晓了这一番事,便知道那附身刘老道的异人说的是实情了。

  那异人说自己没什么恶意,照此看大概是真的。无论有心无心,他总帮了李云心一些。

  应决然就又往屋子里看了看。西边的残躯没了,东边的“凌空子”还在。他就指着那凌空子的身子问诸人可晓得那是谁。

  至此,任谁都看得出他不大对劲了。但仍答了他的话说不晓得何时生在这屋子里的,众人都不知道那是谁。只是虽然看着狰狞可怕,但终归又不害人。且此处常有神异之事发生,也就由着去了。

  应决然听完这些长出一口气,抬头看看天。

  天蓝得炫目,那阳光也有几分古怪。天上晴朗,却不见日头。没有日头,光仿佛从子面八方来,将这一方小天地填满。

  他慢慢坐到屋前干燥的台阶上,拄着他的刀。想了一会儿才道:“你们听我说一件事。我也不晓得是真是假……倘若觉得是假的,就当我蛛毒未除尽,臆想了吧。”

  然后他自顾自地、慢慢将“昨夜”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他说话思量的时候有个习惯,便是喜欢用手去摸的自己下巴。应决然有一方宽阔的下巴,他自己尤其喜欢。认为这令他看起来更加强而有力,因此他习惯剃须。

  在这年代男子以长髯为美。无论像李云心还是他这样剃须的都是少数,但也并不算罕见。

  于是他说话的时候意识到刘老道和于濛他们也没有哄自己。他最后一次剃须是在进了渭城之后。在他的“时间”里,到如今也不过两天,或许下巴会有胡茬,但不会长。

  然而如今一摸才意识到,竟已经乱糟糟的一片了。

  最终还是将他的见闻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然后摊开手:“我并没有闭关。在我这里只不过过了一天而已我现在都不晓得你们这些人是真的还是幻象。但那人说的是‘这里面干净’我就在想,我们如今到底是在哪里面?”

  起初人们还觉得他在说胡话也许真是蛛毒未净,或者练功出了岔子。可说到后来刘老道的脸色倒渐渐地变了。

  因为应决然说的有些话儿,却是编不出来的。

  应决然说,当时他与那附身刘老道的怪人说此处天气古怪。那怪人却说风雨并不算古怪天下下了鱼雨、肉雨、下青李子也算寻常。应决然只当那是随口说说,但刘老道却知道是真的。

  这些天里,天上有风雨的确是寻常。更不同寻常的可就多了且不说时不时地,会从天空中传来隆隆声。那声音像闷雷,却好像离得好远好远。一响起来要好些时候才能停歇,可偏偏天空万里无云,一点雨也无的。

  再说什么鱼雨、肉雨,那的的确确是真的不然这些日子那刘老道凭借什么过活的?

  隔三差五便有那些个东西从天上降下来。且都是烹制好了的鱼、肉一份一份铺天盖地地落,有的落地的时候就摔成肉酱,有的滚落在泥土里吃不得。偶尔有些挂在树木枝叶上,刘老道便等它停了去取了吃。

  他从前也是个好吃的,因而竟觉得这味道熟悉。吃了几次一咂嘴,意识到乃是城中木南居的吃食呀。他从前与李云心居住在龙王庙的时候香火旺盛、手中银钱也充足。便偶尔叫木南居外送了席面来吃,那味道可记得清。

  刘老道因着应决然的话勾起了这记忆。然后又想到另一桩

  鱼和肉又不是天天下,偶尔也会落果子。

  那果子却不是别的,而是酸涩酸涩的青李子。他曾经连着两天吃那东西,如今一想起来只觉得舌下口水泛滥,张口就能喷出水珠儿来。青李子……乃是心哥儿从前喜欢吃的。

  他从前无事时偶尔拿一颗青李子慢慢地啃。刘老道看得嘴里酸就问他吃那东西做甚。李云心便笑笑说这东西也不是想吃就吃得到他在街上乱走撞见一人卖这玩意儿。既酸且涩无人问津,他便将一整筐都买了。

  觉得口中心里没滋没味就拣一颗慢慢地嚼,总能振奋振奋精神、警醒警醒自己。

  也下这东西。

  刘老道刘公赞细细地想应决然的话,眼睛越来越亮,一个念头在心中转来转去呼之欲出。他也顾不得旁人在了。显露本领一个纵身就跃上房顶,盯着那蓝的天不住地瞧。瞧了一气低头大声问应决然:“你梦里那怪人还说了什么没有?!”、

  应决然想了想,觉得要紧的他都已说了。没什么的要紧的,也只是那怪人临走时候说的那些话儿。像甚么“福缘尽了”、“若有机缘”之类的玄之又玄的东西。

  刘老道再听他说这些,便略微沉默一会,站在屋顶直勾勾地盯着天看。看了半晌忽然一笑:“应大侠,你所经历的是梦是幻、是真是假,大概很快就能见分晓了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那应决然只觉得过一夜,却过了十几天。

  身在洞庭的李云心也有同感任谁无聊的时候都会觉得过得慢。一天的时间,好像已经十几天,长得可怕。

  无聊就是因为无聊。虽说有美丽的女子、有有趣的怪人,还有些蠢萌的妖魔。可美人也得是自己倾心的,趣人也得是知晓身份底细、确定不会搞出

  
心魔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xinm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蛊真人超级学习系统闲妻绯云不知豪门大少的独爱妻NO_32倾国倾城千金已密婚顾南希爱上纯纯女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