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重生空间:鬼眼神棍

第204章:倾(芩)城(琛)共舞(二更

重生空间:鬼眼神棍 | 作者:绯心浅浅 | 更新时间:2018-05-13 09:08: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我本纯良名魅霸道专宠:豪门帝少请温柔倾歌暖萧依依灯火连天匹夫无罪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唐颖小逆水之叶
墨苍接过闵管家手中的茶杯,看着青翠欲滴的灵茶茶叶在杯中散开,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周围所有人都闻到,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好香,好香啊!”

  “是啊,好香的茶香,你们有没有感觉闻着身体都舒爽一些。”

  “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

  景止月鼻尖微颤,空气中浓郁的茶香四溢,这种香气让她都沉迷,看着在场许多人都露出沉迷的目光,景止月神色凝住,这秦芩到底从哪里找到的极品灵茶,还和她送的灵茶相冲,真是气人。

  墨苍端着茶杯,有些迫不及待轻饮了一口手中的极品灵茶。

  墨云琛看着如此的父亲,唇角妖冶勾起,凤眸盯着秦芩,眸色温柔含情。

  这是他的女人,令他骄傲,令所有人惊讶,是他墨云琛的。

  “好茶,真是好茶!”墨苍以为自己喝过的一品天香灵茶就是最好的,而现在他却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灵茶,闻之心旷神怡,喝着入口甘甜,如沙漠中出现的水,喝下后让人激动不已。

  景止月从墨苍的话语里面听出对秦芩送的灵茶有多满意,她恨恨咬牙,她特意准备的灵茶就好像废品一样,她似乎能听到众人对她的嘲笑,自从秦芩出现她好像从云端跌入谷底,每次都被碾压。

  “你是怎么弄到这极品灵茶的,一品天香都不曾有卖的!”墨苍特别的好奇赶紧问道。

  “老头你问太多了。”墨云琛额头冒下一丝黑线,他父亲这人可不是对所有人都如此热情,难得居然对秦芩这么热情,他心中也挺欢喜,但知道秦芩不愿意透露自己,他只能开口。

  秦芩看了一眼墨云琛,随即扬起娇美的笑容,“这是非卖品,本来是我自己为自己留的,但您今天生日我只能割爱。”

  “好好好,不过我倒是好奇,你和这丫头和一品天香有什么关系?”能拿出和一品天香差不多的灵茶,这丫头可不是普通人啊,就说这灵茶,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喝到如此醇口香美的茶,让他每次总是欲罢不能。

  景止月眯起美眸,墨苍的话倒是让她警惕起来,一直以来她以为眼前的秦芩不过医术高明一些,最近开了一家天医铺,现在墨苍这么一说,她倒是真觉得一品天香和秦芩有关系,她能拿出一品天香都不卖的非卖品极品灵茶,难道?

  墨千惠紧盯着秦芩,心中一凝。

  江擎天一直用着复杂的目光看向秦芩,他是知道她根本不如别人眼中那么普通,她一直是最厉害的那个。

  “您猜的很对,一品天香是我开的。”秦芩含笑点头,唇角微勾。

  承认一品天香也不碍事,反正很多人都不知道一品天香和天药集团有关系,就算被景止月知道也没什么。

  周围不少人倒抽口气,可以说这一品天香现在在京都市上流社会非常的有名,里面的灵茶灵果果汁以及楼上的餐厅都让人欲罢不能,而一品天香不是有钱就能进入的,必须要会员卡,尤以铂金卡让人羡慕。

  现在大家知道这么有名厉害的一品天香居然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儿开的,无不令人震惊。

  景止月当然也有些震惊,墨千惠就更别说了,神色阴沉下来,最近她特别爱到一品天香,不仅去品下午茶还喜欢那里面的餐点,她包里还放着一张一品天香铂金会员卡,哪里会知道这一品天香居然是她讨厌的女人开的。

  “好好好,不错不错。”墨苍哈哈大笑起来,视线又看向盒子里面躺着的一纯美竹子瓶子,“这里面又是什么好东西?”

  秦芩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面色沉冷的景止月,轻启娇唇,“这里面是我为您特意炼制的养生丹。”

  话语刚落,周围传来小声的议论。

  “居然和景小姐一样是养生丹啊?”

  “她居然也会炼制养生丹?开玩笑的吧!”

  “哎哎哎,你们说谁的药效更好。”

  “应该是景小姐吧,景小姐可是被所有人称羡的神医,这秦小姐都不认识啊。”

  听到这些人的话,面色阴沉的景止月总算扬起笑容,就算秦芩的什么千年寒檀木和极品灵茶厉害,但她可是神医炼制的养生丹价值千金,岂是秦芩能比得上的。

  “哦!”墨苍好奇的拿起药瓶,闵管家拿过墨苍手中的千年寒檀木盒子。

  揭开药瓶上面的塞子,一个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

  景止月有史以来面色大变,忘记还在公众场合失控的叫出声,“不,怎么可能?”

  她也闻到那股药香,比她的浓郁,不用品尝她也感觉的出来这养生丹比她的好太多太多。

  “怎么回事?景小姐怎么了?”

  “不知道啊!”

  木倩倩在一旁看了一眼景止月,她倒是知道景止月为什么会失控出声,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优雅高贵的景止月失控的样子。

  秦芩没有看向景止月,而是勾唇嘲讽一笑,不过小小养生丹,就能让第一名媛景止月失控到这个程度,她也算是见识了。

  墨云琛没有看向任何人,而是一直盯着秦芩,将她的笑意收入眼底,凤眸闪过宠溺。

  他的芩儿可真调皮,不过他喜欢。

  墨昊轩阴柔的双眸盯着墨云琛,见他一直看着秦芩,他冷冷一笑,说两人没有关系他根本不信,不过总算能找到墨云琛一丝缺点,也算是有所突破,太好了不是吗?!

  “止月,你怎么了?”景祥急忙问道失控叫出声的景止月。

  景止月揪紧晚礼服,见所有人都盯着她,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真该死,她居然被一小小丹药弄的情绪波动太大。

  “我没事爸爸。”她的目光盯着景祥,优雅的笑着,又恢复那高贵的样子。

  墨苍盯着景止月,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景止月失控的原因,他也是吃过景止月的丹药,知道她的丹药虽然不错但却没有眼前秦芩炼制的养生丹药香浓郁,看来这叫做秦芩的女孩儿不容小看。

  “好了,闵管家,拿去放好吧。”将药瓶递给身后的闵管家,墨苍眼睛看向四周来的宾客,“不好意思,多浪费一些时间,大家尽兴。”

  墨苍这么说,人群也开始散开。

  墨云琛原本想要上前和秦芩说话,秦芩已经被好几名贵妇千金围住,自己又被墨苍拉着,只有一会儿再去找她。

  而反观景止月这边,只有零星几名攀附的千金,景止月狠狠看了一眼被许多人围住的秦芩,“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景止月说完,迈开脚步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原本想要攀附景止月的几名千金切了一声随后跑向秦芩的方向。

  “秦小姐,一品天香居然是你开的,真是年轻有为啊。”

  “是啊,年纪轻轻就如此厉害。”

  “秦小姐医术这么好,我最近觉得有些不舒服,不知道能不能为我炼制几枚养生丹?”

  “是啊,我也想要几颗养生丹,不知道秦小姐什么时候有空?”

  秦芩看着围住自己的贵妇千金,含笑一一回答,没有丝毫的不耐。

  “若是想要养生丹,可以到XX街的天医铺里面买。”

  “XX街的天医铺?!这个我知道,我听到我表姐说过,听说里面的东西都特别好,还有一位秦大师医术高明还能算命,该不会这位秦大师就是你吧?”一位贵妇惊呼说道。

  秦芩含笑点头,众位贵妇千金惊呼。

  这秦小姐不仅是医生还是一名厉害的算命师。

  “秦小姐,不知道可否帮我算算?”

  “我也想!”

  “各位若要算命,改日到秦芩的天医铺算命吧。”木倩倩见秦芩被越发多的贵妇千金围住,不由上前解围。

  被木倩倩拉着离开,秦芩总算松了一口气,与木倩倩对视一笑,走到一旁说着话。

  “看来你以后要出名了。”木倩倩揶揄的说着。

  秦芩摇头失笑,发现一道视线盯着自己,她偏过头看去,与墨云琛的凤眸对视上,唇角微勾。

  墨云琛这边,被好几名长辈围在一起,墨苍在一旁大笑说着,见自己儿子不专注,目光看向秦芩的方向,墨苍恍然大悟的开口,“原来是她?难怪我说你这小子怎么会对她那么特殊?我还真以为你带她来是为我老头子看身体的。”

  其墨苍刚开始的时候是认为墨云琛对秦芩特殊是因为她医术高超能治疗墨云琛的病,没有想到这女孩儿居然就是自己儿子心中的人。

  墨云琛的毒被解,只有莫笙和莫棠知道,就连墨苍都不知道,因为墨云琛不能让给他下毒的人知道,现在不宜打草惊蛇。

  早些时候他就知道墨云琛的不对劲,追问下才知道他有心怡的人,他早就让他带回来,却被墨云琛拒绝,今日倒是开窍准备带回来。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小儿子居然老牛吃嫩草,这女娃儿该只有十八岁左右吧,也不知道啃不啃得下去。

  幸好墨苍也就只是想想没有说出墨云琛是老牛吃嫩草,要是说出来,墨云琛一定会白他一眼,因为墨苍爱上墨云琛母亲的时候岁数也不小,两人岁数可是相差二十来岁。

  洗手间内,景止月不停的洗着双手,她在发泄,发泄她此时的怒意。

  许久后,她深吸口气,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娇美绝丽的自己岂是那个卑贱的秦芩能比得上的,就算她开了一品天香又如何,她可是四大豪门之一景家千金,秦芩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她怎么可能比的上你,你才是最棒的。”

  走出洗手间,她停下脚步,看向门口站立的墨昊轩,“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你去那么久,我这不是怕你生气过度了吗?”

  墨昊轩阴柔一笑,盯着景止月娇美的面容。

  “看来已经恢复好了,不过你确实该生气,她医术不错,送给爷爷的礼物又让人震惊,最重要的是…她是墨云琛上心的女人。”

  墨昊轩笑着凑到景止月面前,看着她由平静专为愤怒,他满意的笑了起来。

  “胡说,她不过就是一个贱女人,根本配不上云琛,云琛不会瞧上她的。”

  景止月阴冷的瞪着墨昊轩,她知道墨昊轩的真面目,而墨昊轩也知道她的真面目,所以她并不用伪装。

  “哦,要不要我们打个赌?!”

  墨昊轩逼近景止月,笑着说道,那笑容却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我不和你赌,滚开。”

  厌恶的推开墨昊轩,看也不看一眼身后的墨昊轩,景止月踏步离开。

  身后墨昊轩邪笑,他等着看景止月绝望后亲自投入他怀抱,那时候该很好玩吧。

  宴会大厅里面,冷老夫人和冷老爷子姗姗来迟,冷父冷母跟在冷老爷子身后,冷乐悠和冷焰跟在冷父冷母身旁。

  冷焰的目光第一眼就看到和木倩倩说话的秦芩,他想要上前,却又在踏前一步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冷乐悠见到自己弟弟犹豫的看着秦芩的方向,“怎么了?”

  “没事!”

  没事?她都能看出他眼底的掩饰的情绪还骗她,微微叹息,秦芩岂是自己弟弟能驾驭得了的人,她虽然喜欢秦芩,但也知道这些。

  冷老爷子和冷老夫人上前与墨苍打招呼后,冷父冷母则是和其余商场上的人聊天。

  “咦,我好像看到了秦芩。”冷老夫人朝冷老爷子开口。

  冷老爷子顺着冷老夫人的视线看到不远处与木倩倩说话的秦芩,“今天熟人这么多,一会儿有空你再去。”

  “知道了!”冷老夫人不满的瞪了一眼冷老爷子。

  墨苍听到冷老夫人和冷老爷子的谈话含笑开口,“你们也认识秦芩?”

  他这未来儿媳连这两位都认识,看关系似乎还不错。

  “嗯,上次我妻子发病是秦芩帮忙救的。”冷老爷子告诉给墨苍听。

  墨苍一笑,看来他这未来儿媳妇挺厉害的。

  “这丫头倒是厉害,和我儿子倒是很配。”墨苍缓缓说道。

  “墨苍秦芩可是我未来孙媳,什么和你儿子很配。”冷老夫人不满意的看向墨苍,这死老头居然觊觎她未来孙媳妇。

  墨苍一愣,“秦芩什么时候成了你未来孙媳妇了,她明明是我未来儿媳妇。”

  墨苍看了一眼身旁的墨云琛,墨云琛凤眸微沉,转身离开,朝秦芩的方向走去。

  “放屁,那是我孙媳妇。”

  “我儿媳妇。”

  “是我孙媳妇。”

  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低声的吵着,好在周围没什么人听见,又有舞曲掩盖,倒是都不知道两人在争论什么?

  冷老爷子在一旁不说话,看着两人吵闹,和墨苍做了一辈子的朋友,自己妻子倒是和墨苍一辈子都是这样,他互不帮忙。

  秦芩正在和木倩倩愉快的聊着天,几名穿着笔挺的富贵男士走了上前。

  “秦小姐,不知道可否和你共舞一曲?”说话的是一名长相儒雅俊朗的男士。

  “不好意思。”秦芩摇头拒绝,她已经看到墨云琛朝她走来,面色似乎有些阴沉。

  被秦芩拒绝儒雅男士倒是没有再邀请,而是风度很好的点头离开。

  墨云琛冷冷看着围住秦芩的几名男人,俊美妖冶的面容闪过嗜血,居然敢觊觎他的女人,找死。

  “墨爷,老爷叫你。”一名白衣佣人走到墨云琛面前恭敬说道。

  墨云琛停下脚步,见秦芩拒绝身旁所有人,再次看了一眼秦芩后转身走向墨苍的方向。

  墨苍走到高台中间,墨云琛和墨家一行人站在台下最前面,来宾围在一起。

  “很感谢各位来参加我老头子七十六岁的生辰,我也没有别的多说的,希望大家玩的尽兴。”墨苍简短的说了几句话,一名男主持人接过话筒,热闹气氛让寿星墨苍切蛋糕。

  十层大蛋糕被推来,墨苍象征性的切下蛋糕后,众人掌声响起。

  “下面有请云琛少爷代表墨老爷子跳第一支舞。”主持人在台上笑着说着。

  听到墨云琛将跳第一支舞曲,景止月有些激动的揪紧两侧的裙摆,景止月离墨云琛并不远,只有一步之遥,景祥含笑将景止月拉到墨云琛身边。

  景止月抬起头望向墨云琛,面颊微红,带着一丝羞涩。

  “云…云琛,我愿意。”她愿意和他共舞成为最美的那个焦点,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

  他一直站在她身边,景止月微微抬起手等待他牵她入场共舞一曲。

  “呵呵,景小姐多情了。”耳边传来墨云琛妖冶嘲讽的嗓音。

  景止月原本微微低垂着的头一惊,对上的就是墨云琛凤眸毫不掩饰的嘲讽,她面色变白,脚步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神色从紧张害羞变成难堪。

  这里就只有她配得上和他共舞第一曲,她以为她如此精心打扮他多少会心动一些,与她共舞一曲,却不曾想他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毫不留情打她的脸。

  有几名千金笑出声,景止月面色越发苍白,只觉得从未如此丢人过,活了25年,这是她最丢脸的一天,叫她如何接受得了。

  景祥脸色微微难看,却不敢说什么,墨云琛这人一向我行我素,连墨老爷子都管不住。

  “云…云琛,这里只有我配得上你。”在墨云琛犀利的目光下,景止月抛去害怕和以往的矜持低声开口。

  墨云琛邪魅妖冶的勾唇,“自作多情,凭你也配得上我?!”

  墨云琛说完,直接越过脸色难堪的景止月走向人群。

  景止月只觉得下一刻自己要晕倒,她被墨云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打击,难堪让她面色苍白。

  “啊…墨爷停在秦芩的面前了。”

  不知道是谁喊出声,景止月震惊的转身,不敢置信的瞪大美眸。

  不,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一定是她在做梦。

  秦芩在第二排与木倩倩站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长相秀丽的女孩儿挤到她身边,有些嫉妒的朝她开口,“你别以为明磊会喜欢你,他不会喜欢你的,刚才邀请你跳舞一定是眼瞎了,哼。”

  秦芩偏过头看向身旁秀丽的女孩儿,木倩倩皱眉,“娜美,你胡说什么?”

  李娜美哼一声,“也就是明磊瞎眼会邀请你跳舞,谁还会邀请你哼。”

  想到刚才她就气的忍不住上前,虽然她也知道是自己在胡闹,但就是忍不住。

  三人谈话中,周围传来惊呼声,一双澄亮的黑色皮鞋停在三人面前,秦芩三人看了过去,修长高大气质强大的墨云琛站在三人面前,凤眸只盯着面前的秦芩。

  秦芩抬起美眸看向面前的墨云琛,周围围着她的人瞬间散开,那名叫做李娜美的女孩儿嘴巴张大,刚才她还在嘲讽秦芩没有人会请她跳舞,现在最尊贵的墨爷就停在秦芩的面前。

  墨云琛凤眸盯着秦芩,修长挺拔的身躯微微弯腰,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摊开,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掌放在秦芩面前。

  木倩倩站在秦芩面前,有些感动的看着这一幕,两人这是准备公布关系了吗?真好!

  墨千惠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身旁的江擎天双拳紧握,盯着秦芩,他希望她拒绝。

  但江擎天明显会失望和绝望,因为下一刻她就看见秦芩唇角微扬,甜美的笑容印上她娇丽白皙的脸上。

  秦芩抬起右手,将右手放在墨云琛手心,墨云琛抓住秦芩的手,带着她走向舞池。

  冷老夫人和冷老爷子互相对视一眼,冷老夫人看着身旁的孙子,却见孙子冷焰面露痛苦,她拍了拍孙子的肩膀,不客气的回头瞪了一眼墨苍,“狡猾的狐狸,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墨苍洋洋得意的笑着,满意的看着眼前一幕,心中有些欣慰,以前一直以为自己这木头儿子不会动情,现在看情况很好,他也算放心了。

  江擎天受打击一般脚步后退,秦芩接受了,她居然接受了,那她口中有喜欢的人是他的小舅舅墨云琛,居然是他的小舅舅墨云琛。

  景止月面色难看,指甲陷入皮肉中仍不自知,她眼底充满怨恨,盯着走向舞池的两人。

  墨昊轩阴柔一笑,盯着右侧景止月的怒意,他就喜欢看着她发怒的样子,真是好看啊!

  墨千惠和江峰神色莫名阴沉,这先是秦芩根本不是他们心中认为的那么平庸卑微,再忽然这秦芩和墨云琛扯上关系,所有人都蒙了。

  周围许多人都被眼前一幕惊呆了,一向冷心冷情的墨爷居然会邀请一名女人上前跳舞,还神色亲昵。

  墨云琛牵着秦芩在所有震惊的目光中走向舞池中央,明亮的偌大水晶灯下,他身姿尊贵高大,而她虽高挑但却无比匹配,被他拥在怀中。

  “墨云琛,我不太会跳舞。”她只会一些古舞,这个世界上的舞蹈她倒还真不会。

  凤眸锁住她的娇美,看着她微微的无措,他邪魅妖冶一笑,“有我!”

  淡淡一句话让她放下心来,他的左手扣住她的左手,右手放在她的腰肢上,神色亲昵。

  舞曲悠扬的响起,她被他带着缓慢舞蹈起来,原本有些僵硬的秦芩在墨云琛高超的带领下渐渐游刃有余,一个旋转一个回眸都让人挪不开眼睛。

  在场许多女人都盯着舞池中央如尊贵王子一般的墨云琛,沉迷在他俊美的面容中。

  而男士则盯着秦芩看着,秦芩也许不算这里最美的,但却是最有气质的,她勾唇微笑间又隐约倾国倾城,让许多男士心中暗叹,难怪墨爷会看上这个女孩儿。

  冷焰和江擎天看向舞池中间的秦芩,被墨云琛带着舞蹈的秦芩如一只精灵一般,唇角勾勒间恍惚了他们的心。

  他们能看出秦芩由心而散发的开心,这是他们平时没有见过的。

  冷焰不由微微自嘲,第一眼看到秦芩,他就注意到了,京大无数女生看到他面容都露出痴迷,而只有她虽然一直盯着他,但那眼底没有丝毫的痴迷,反而似乎透过他看向谁似的,由此他对她开始感兴趣,直到现在。

  江擎天双拳紧握,无法直视舞池中间笑容幸福的秦芩,转身离开宴会大厅,他需要冷静冷静。

  几分钟后,墨云琛带着秦芩下了舞池,手一直牵着她,似乎在宣告什么?

  景止月从头至尾将这场舞看完,脸上麻木让人看不出情绪。

  “怎么样,总算相信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墨昊轩走到景止月面前笑着开口,充满嘲弄。

  景止月厌恶的斜睨一眼墨昊轩转身离开,走到僻静处,她从镶钻钱包里面拿出一小小的药瓶,神色幽深。

  他是她的,必须是她的,为了得到他,她可以不择手段。

  不远处,墨云琛牵着秦芩走向墨苍的方向,周围一直传来女人有些嫉妒的嗓音。

  “看墨爷这么亲昵的拉住她的手是不是要宣布两人的关系?”

  “不知道,我还以为墨爷不会结婚呢?!”

  “我也是!”

  所有人都想不到冰冷残忍的墨爷居然会有女友的一天,看那样子还那么呵护。

  墨苍笑呵呵的看着墨云琛牵着秦芩走到他面前,身旁的冷老夫人不高兴的撇嘴,“墨老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早不早,也就刚刚,等两人成就好事,早点来喝喜酒。”能看到儿子有喜欢的人,墨苍比任何人都高兴,他一直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直以来都怕墨云琛母亲对他有很大的影响,导致他一直不结婚,幸好有这个叫做秦芩的女孩儿出现,当初之所以逼迫墨云琛和景止月结婚,除了怕他身体情况再就是景止月当时是最配墨云琛的,而且景止月毕竟陪了墨云琛那么久,也是唯一一个墨云琛还会说上几句话的女人,他以为墨云琛多少会对景止月有些感情,才会让两人结婚,但现在看来他完全猜错了,看着墨云琛牵着这个叫做秦芩女孩儿的样子,他就能感受到自己儿子对于这女孩儿的情感是非常的浓烈的。

  冷老夫人冷哼两声,随后掩饰自己情绪扬起笑容,“秦芩。”

  “冷奶奶、冷爷爷。”冷老夫人和冷老爷子正要点头答应,耳边就传来墨苍不满的声音。

  “叫什么冷奶奶和冷爷爷,秦芩啊,你以后可是要和我儿子结婚的,这么叫会差辈的,就叫冷叔叔他们就可以了。”

  冷老夫人和冷老爷子很想翻白眼。

  秦芩扬唇一笑,这墨云琛的父亲倒是很好相处,让她有些紧张的情绪松缓不少。

  “来来来,别理会这两老的,我儿子的眼光真是好。”墨苍高兴的笑着,这应该是他76岁最好的生日礼物。

  “刚才就该承认了,你这小子现在忍不住了?”墨苍对着墨云琛调侃说着,他可是看到刚才儿子吃醋的表情了。

  墨云琛瞪了一眼墨苍,秦芩含笑低垂头。

  紧握住秦芩的手,墨云琛郑重为墨苍介绍,“这是秦芩,你以后的儿媳妇。”

  听着墨云琛的解释,墨苍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刚要说好,墨千惠的声音响了起来。

  “云琛,秦小姐虽然能力不错,但和我们墨家总是有些距离的不是吗?”

  墨千惠盯着墨云琛拉住秦芩的手,心中冷哼。

  墨云琛唇角微勾,眼底闪过阴鸷,“我的妻子你有意见?”

  墨千惠一噎,冷哼撇嘴,“你娶什么人我这个当姐姐的总是要过过眼不是吗?”

  “闭嘴!”凌厉的呵斥出自墨苍的口中,墨千惠还想要说什么,一旁的墨千临拉过墨千惠,笑呵呵的说着,“小弟喜欢的女孩儿不错,妹妹不过是开玩笑的,爸您别生气。”

  听着墨千临这么说,她抬起头墨千临看了她一眼,墨千惠不甘心的闭上嘴巴。

  墨苍这才点点头,“没事就去招呼客人,我还有话和云琛和秦芩说。”

  “是,爸。”墨千临拉着不甘心的墨千惠离开,走到远处警告她,别在这个场合惹怒墨云琛,墨云琛可不是以往小时候那个好对付的墨云琛,墨千惠也不是笨蛋,只好点头。

  “秦芩啊,今日也不太方便,等明日让云琛带你来。”墨苍微笑低声的说着。

  秦芩点点头。

  “好了,带着秦芩去吃点东西吧,这么久了也不见她吃些东西。”墨苍朝墨云琛说道。

  墨云琛点头,拉着秦芩走向一旁的自助餐旁。

  “饿不饿?”

  “还好!”来之前她吃过一些东西,还不算太饿。

  “吃点东西,再等一会儿我们就回去。”

  “嗯!”

  墨云琛为秦芩夹了几块蛋糕拉着她走向一旁的沙发上坐着,周围好些许男女盯着这一幕,有些羡慕嫉妒,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高高在上的墨爷对一个女人如此温柔,连跟在他身边十几年的景止月也不见他多看一眼,说到景止月,他们好像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过了,该不会是气的离开了吧?

  秦芩坐在沙发上,墨云琛慵懒的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吃。

  “你别看着我,去做你的事情,好歹你也是主人。”虽然两人在一起有些久了,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还被他如此看着,她都不敢吃东西了。

  推攘几下墨云琛,墨云琛凤眸闪过笑意,“嗯,好好待在这里,要是无聊我让木倩倩来陪你,再等我一会儿。”

  “知道了,我一个人在这里没事的。”

  她看到木倩倩与几个女孩儿聊着天,也不愿意去打扰。

  “嗯!乖!”在她额头上温柔的吻下,墨云琛起身走向不远处,虽然不喜欢这种场合,但今日毕竟是墨苍的生日,他也是主人之一,有些长辈需要他打招呼。

  看着墨云琛高大挺拔的背影,秦芩唇角含笑,望着他停在墨苍的身边,与一些长辈交谈,侧脸认真而精致,薄唇微扬,让她挪不开眼睛。

  一名男侍者端着酒水走向墨云琛,墨云琛正在和墨苍与一些政界上军界上的长辈侃侃而谈,随意拿起一杯红酒与这些长辈碰杯。

  “你叫秦芩是吧,你长得可真漂亮,我叫冯晓静,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啊?”

  “我叫萧筱,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我叫吴雪!”

  墨云琛刚走,几名女生凑上前,想要与秦芩攀关系。

  秦芩刚要说话,一名女侍者有些急匆匆的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秦小姐,您的朋友木小姐有事找您。”

  “不好意思。”秦芩朝几名女生点点头,走向女侍者,“她在哪里?”

  木倩倩这个时候找她干什么?

  “在后花园,说是有些不舒服,让您去看看。”

  听着木倩倩不舒服,秦芩急忙让女侍者带路走向后花园。

  这边墨云琛与长辈说完话,转过身后就没有看到秦芩的身影,正要抬脚走向沙发处,一名女侍者走了过来,“云琛少爷,秦小姐有些不舒服,我带她到客房去休息了。”

  “不舒服?”墨云琛浓眉紧皱,“哪间客房?”

  “二楼最里面的客房。”

  “嗯!”

  墨云琛抬脚走向二楼。

  后花园里,女侍者指着不远处,秦芩神色一凝,道谢后走向木倩倩的方向。

  木倩倩捂住肚子坐在后花园的藤椅上,刚才自己还好好的,喝了一杯酒后感觉有些微醺就出来,哪知道肚子突然疼得厉害,急忙找人去寻秦芩。

  “怎么回事?”秦芩坐在木倩倩身边,为她把脉,眉头紧皱,“你吃过什么?”

  “没吃什么,只是喝了一杯酒,感觉有些不舒服出来后就觉得肚子疼的厉害。”

  木倩倩面色有些苍白艰难的说着。

  “多喝点水。”她的礼服没有任何口袋,今天她也没有拿包,无法借机假装从空间里面拿药。

  “我怎么了?”木倩倩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题外话------

  哎呀,说错了,今天是一万八,哈哈哈!明天开始两万!
重生空间:鬼眼神棍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zhongshengkongjian_guiyanshengu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至尊豪门之极品狂妻风华绝代风月不相关重生之鬼眼商女曾想嫁你天长地久婚到天荒地老闻香识玉人念七月枭雄之路殷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