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全本小说 > 赘婿

第六一〇章 超越刀锋(八)

赘婿 | 作者:愤怒的香蕉 | 更新时间:2018-05-21 18:07: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回宫的诱惑无敌多寂寞江上莲花香断狱盗墓王之妖塔寻龙英雄联盟之君临天下水绘然穿越之捡到包子当娘亲重生之神探驸马请上榻王者鉴明
  天蒙蒙亮。●◆网 ★

  丫鬟进来加炭火时,师师从睡梦中醒来。房间里暖得有些过分了,薰得她额角烫,连日以来,她习惯了有些冰冷的军营,乍然回来矾楼,感觉都有些不适应起来。

  “岑姑娘怎么样了?”她揉了揉额头,掀开披在身上的被子坐起来,还是昏昏沉沉的感觉。

  “大夫说她、说她……”丫鬟有点欲言又止。

  “命保住了就行。”坐在床边的女子目光平静地望着丫鬟。两人相处的时日不短,平日里,丫鬟也知道自家姑娘对许多事情多少有点冷淡,有种看淡世情的感觉。但这次……毕竟不太一样。

  “岑姑娘的性命……无大碍了。”

  “……她手没有了。”师师点了点头。令丫鬟说不出口的是这件事,但这事情师师原本就已经知道了。

  昨天晚上,便是师师带着没有了双手的岑寄情回到矾楼的。

  这段时日以来,或是师师的带动,或是城中的宣传,矾楼之中,也有些女子与师师一般去到城墙附近帮忙。岑寄情在矾楼也算是有些名声的红牌,她的性情素淡,与宁毅身边的聂云竹聂姑娘有些像,早先曾是医家女,疗伤救人比师师更加娴熟得多。昨日在封丘门前线,被一名女真士兵砍断了双手。

  也是因为她身为女子,才在那样的情况里被人救下。昨夜师师驾车带着她赶回矾楼时,半个身子也已经被血染红了,岑寄情的双手则只是得到了粗略的止血和包扎,整个人已只剩一丝游息。

  国难当头,兵凶战危,虽说绝大部分的大夫都被征调去了战场,但类似于矾楼这样的地方,还是能拥有比战场更好的医疗资源的。大夫在给岑寄情处理断臂伤势时,师师疲累地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稍微用热水洗了一下自己,半倚在床上,便睡着了。

  天气寒冷,风雪时停时晴。距离女真人的攻城开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距离女真人的猝然南下,则过去了三个多月。曾经的歌舞升平、繁华锦衣,在如今想来,依旧是那样的真实,仿佛眼前生的只是一场难以脱离的梦魇。

  这一切,都不真实——这些天里,好多次从睡梦中醒来,师师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那些凶神恶煞的敌人、血流成河的场景,即便生在眼前,事后想来,师师都忍不住在心里觉得:这不是真的吧?这样的念头,或许此时便在无数汴梁人脑海中盘旋。

  原本是一家顶梁柱的父亲,某一天上了城池,忽然间就再也回不来了。曾经是吃粮拿饷的丈夫,陡然间,也化为这座城市噩耗的一部分。曾经是明眸皓齿、素手纤纤的美丽女子,再见到时,也已经丢失了一双手臂,浑身浴血……这短短的时日里,无数人存在的痕迹、留存在他人脑海中的记忆,划上了句点。师师曾经在成长中见过许多的坎坷,在交际逢迎中见过世道的黑暗,但对于这陡然间扑倒眼前的事实,仍旧觉得恍如噩梦。

  然而这一切终究是真实生的。女真人的突如其来,打破了这片江山的美梦,如今在惨烈的战事中,他们几乎就要拿下这座城池了。

  早些天里,对于女真人的凶狠残暴,对于己方军民奋战消息的宣传几乎未曾停下,也确实鼓舞了城中的士气,然而当守城者死亡的影响逐渐在城内扩大,悲伤、怯弱、甚至于绝望的情绪也开始在城内酵了。

  一个人的死亡,影响和波及到的,不会只有区区的一两个人,他有家庭、有亲朋,有这样那样的社会关系。一个人的死去,都会引动几十个人的圈子,更何况此时在几十人的范围内,死去的,恐怕还不止是一个两个人。

  人们开始害怕了,大量的悲伤、噩耗,战局激烈的传言,使得家中还有青壮的人,哭着喊着求着不敢再让家人赴死,也有些已经去了城墙上的,人们活动着尝试着看能不能将他们撤下来,或是调往别处。⊥,有关系的人,则都已经开始谋求后路——女真人太狠了,这是不破汴梁誓不罢休的架势啦。

  矾楼处于汴梁消息圈的中央,对于这些东西,是最为敏锐的。不过在师师而言,她已经是上过战场的人,反而不再考虑这么多了。

  稍稍梳洗停当,师师去看了一眼仍在昏睡中的岑寄情。她在战场边上半个月,对于打扮样貌,已没有过多修饰,只是她本身气质仍在。虽然外表还显得柔弱,但见惯刀枪鲜血之后,身上更像是多了一股坚韧的气势,犹如野草从石缝中长出来。李蕴也在屋外,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若是以往,看到一个人双手被活生生砍断的情景,矾楼中的姑娘没一个能够受得了,就连昨晚,师师领着人抱了全身是血的岑寄情进来后,一掀开遮盖的衣服,看见岑寄情竟双臂齐断、满身血污,当场便有人被吓得晕了过去,李蕴都觉得有些吃不消,唯有师师还在疲倦而冷静地安排着一切,等到大夫来了,方才回去睡觉。

  天色还未大亮,但今日停了风雪,只会比往日里更加寒冷——因为师师知道,女真人的攻城,就又方便些了。从矾楼往东北面看去,一股黑色的烟柱在远处升上灰蒙蒙的天际,那是连日以来,焚烧尸体的烟尘。没有人知道今日会不会破城,但师师稍微收拾了东西,准备再去伤兵营那边,之后,贺蕾儿找了过来。

  “师师……师师姐,你在战场上……他怎么样了?”

  这位在矾楼地位不算太高的女子惦念着薛长功的事情,过来跟师师打听消息。

  “这些天他都没有来,我担心他出事,不是说……女真人晚上不攻城吗……”

  “我准备了一些他喜欢吃的糕点……也想去送给他,但是他说过不让我去……而且我怕……”

  “……师师姐,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女真人是铁了心了,一定要破城,很多人都在找出路……”

  “他被分在酸枣门,但好歹是个将军……师师姐,你……你可不可以去找找他,替我把糕点带给他……”

  贺蕾儿长得还不错,但在矾楼中混不到多高的地位,也是因为她拥有的只有长相。此时满腹心事地来找师师倾诉,絮絮叨叨的,说的也都是些胆小又自私的事情。她想要去找薛长功,又怕战场的凶险

  
赘婿最新章节http://www.quanbenshuku.com/zhuix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总裁的恋人安知晓浮生若梦心在流浪乐乐乐晨南疆巫蛊姜大V阳顶天本尊危险关系风霜勇士